126. 烏雲終會離妳而去

「瞄準好才開火!」 只有絕對的紀律與訓練,才能打敗毋顧生命,快如鬼魅的敵人。我們名義上叫「百慕達輔助軍」,但面對著阿瑟爾高地軍冷靜而迅速的反應,真的當之有愧。我們本來打算在巴林達羅奇城堡與蘇格蘭氏族會面,詳細討論怎樣進攻,但現在敵人卻已經攻過來了。

Read More 126. 烏雲終會離妳而去

122. 為國王發亮的智慧之石

破曉神在南方的馬徹伍德軍港(Marchwood Military Port)降落,進行定期維修。在旁停泊的,是英國軍隊的新世代軍艦。雖然破曉神在名義上也是軍艦,在平民和其他小組織前也許威風凜凜,在日常任務上亦發揮得很不錯,但不論是科技和武裝也好,都是無法與正規軍的新世代武裝相比的。若無聯合企業和倫敦市法團在背後撐腰,百慕達輔助軍不要說擁有軍艦,就連想以軍事組織的身份存在也不可能。   我們一行人下了船,乘上在等候我們的巴士,前往不列顛的首都:倫敦。

Read More 122. 為國王發亮的智慧之石

121. 尤如迷途的人穿越森林

撫子拿起削皮刀(paring knife),在蛋包的中心切開;就像開花一般,半熟的炒蛋覆蓋著底下的炒飯。撫子接著拿起小杓,把法式肉汁(demi-glace)傾倒在上面,再撒上扁葉香芹(parsley)。整個過程乾淨俐落,舉止純粹而優雅,就像表演魔術一樣。在場的各人,無不被撫子的技藝迷倒,鼓掌起來。   「這是上個世紀,在京都的一間洋食屋的招牌菜,現時還可以在『人類文明續存計劃』的電子資料庫裡找到當時的視頻。」撫子帶點自豪地說著,然後溫柔地笑了笑。「本來…是想待到老公生日的。」

Read More 121. 尤如迷途的人穿越森林

112. 在絕冬的十二月憶起愛火

「對不起。」我說。「請節哀順變。」   「不,不可能的。」馬麗卡娜睜大了眼睛。「老頭子比頭牛還要壯,他是不可能死掉的。」   「來。」芙蕾亞把無力的馬麗卡娜靠到胸前,示意我先回去。   我從芙蕾亞的房間走出來,去了洗澡。   我已經完成任務,我已經完成委託;撫子,已經剩下不到九個月的壽命。   我們無法改變過去,但又應該怎樣前進呢?   我找不到答案,回到了房間。   我累了。   「怎麼了?」我打開了房門,看到了微笑的撫子。不是穿著絲質睡衣的撫子,而是穿著家居服,綁著高馬尾的撫子。這個樣子的她,我已經見過上百次了;但是此刻的她,不知怎的,卻讓我湧出了淚水。   「乖,乖。」撫子輕輕地抱住了我。「人終須一別,無需太過悲傷。」   我甚麼都說不出口,只是在哭。人到何時才會意識到自己的無能呢?只有在生死面前,人,才能真實地感覺到自己的無力。   「老公,雖然只是很普通的每一天,但撫子我哦,一直都感到很幸福。」撫子對我微笑。「每個繁忙的早上,待在家裡無所事事的看電視節目,在咖啡廳的兼職,還有準備每天的晚餐──撫子,都很幸福哦。」   「所…所以,不要哭了…」撫子雖然在努力保持笑容,但是眼框的淚水依然止不住。   我哭著哭著,不自覺地睡著,醒來時已經在床上。張開眼睛,是早上十時。撫子不在房間,我換上制服,就去了艦橋。   「天一,早安。」莉雅對我說著,萊大哥和凱特琳大姐都不在。「萊大哥交代了,有參加事件的隊員今天開始休假。我們現正前往慕尼黑進行補給,至少到後天晚上都停泊在那裡。」   「是嗎…謝謝。」我站在艦橋,就那樣看著一望無繼的雲層,一點做事的動力也沒有。   「那裡,真的是地獄。」哈利看著屏幕,沒有轉頭過來。「那個程度的話,沒有人會受得了。」   「阿,是的。謝謝你。」我下意識地回答,但腦海依然空白一片。   「對了,馬桑和羅倫好像想找你談一談,他們現在應該在房間。」哈利說著。   「阿,好的。」   我獨個兒走到了飯堂,隨意點了煙三文魚和炒蛋吐司,再拿了一大杯咖啡,就走去了馬桑和羅倫的房間。   「馬桑,羅倫?找我嗎?」我叩門。 「請進來。」   打開房門,看到整個房間的牆壁都被用作為投映屏,數本筆記和一堆文具散落在臺面,馬桑和羅倫則在使用平板,專注地看著資料。   「對不起,請等一下。」馬桑按了幾下平板。「天一。」 羅倫沒說甚麼,只是對我點了點頭。   「聽哈利說,你們有事找我嗎?」 「對的。首先,有關撫子的事,不論怎樣也好,辛苦了。」馬桑說著。「第二,在酒廠發生的事,一點也不尋常,一點都…不正常。」   「是的,謝謝關心。」我說。羅倫又對我點了點頭,表示關心。   […]

Read More 112. 在絕冬的十二月憶起愛火

109. 生命豐裕就是憂苦

「莉雅,立即跟羅馬尼亞方面通訊,說要進行緊急搜救任務;哈利,立即升空,來接我們。」萊大哥與破曉神通訊。 「好的……羅馬尼亞空中交通管制回覆了,說無法與首都聯絡,所以給予答覆。」莉雅回答。 「看來那班瘋子真的是瘋了。」凱特琳冷漠地說著。 「或者,是這裡的設施太差了。」只有愛蓮才會敢回答。 「就算抵檔了電磁波,他們都一樣是攻擊了首都。」凱特琳瞪了愛蓮一眼。

Read More 109. 生命豐裕就是憂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