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領域的組織

我們實在太過自信了,竟然沒有意識到在走廊處會有人,結果打開門後,與就伊凡妮一起被撞個正著。那是穿著跟其他人一模一樣的制服的人,正施施然的在慢步。目無表情的他,看到我們兩人從所長的房間出來。

「怎樣做!?」伊凡妮著急起來。

「這個…」我無法就這樣開槍,只是與他對望著。

 

但是,出奇的事情發生了。那個人好像根本就不在意我和伊凡妮,就那樣子與我們擦身而過。

 

「甚麼??」伊凡妮相當疑惑。

「不要管了,快點走吧。」

 

我們循原路走了出去,也沒有響起任何警報。既然已經沒有任何再留下的原因,我和伊凡妮就徒步走了去機場。先前一直順利無事,現在終於遇到難題。

 

「你們在這裡幹甚麼?」一個保安員看著我們走近機庫。

「我們要離開,飛機就在裡面。」我實在回答。

「我沒收到任何指示。」保安員冷冷地道。

「要離開難道還要你准許嗎?」伊凡妮少見行事因循的人。

「我不管你是誰,我是這裡的負責人,我說甚麼就是甚麼!」保安員完全不可理喻。

「你敢!」伊凡妮發怒。「本小姐可要是聯合企業中央行政部的──」

 

「有入侵者!」感受到冒犯的保安員突然發難,按下了緊急按鈕。四周立即亮起紅燈和警報。

 

「畜牲!」我罵了一句,那個保安員則是一臉討打的在笑著,保安機械人在遠處跑來。

 

「那些機械人看不到我們的吧?」伊凡妮緊張地問。

「諜戰程序不是萬能的!」我連忙看了看四周,要進機庫的話,就要黑進系統把門打開,但問題是飛機根本不知道在哪裡。「跑!」

「喂,停下來!」保安員看到我們跑,就拔出了電擊棒,想要追上來。

「你想死就過來!」我被逼拔出手槍。

「休想嚇我!」保安員根本是瘋了,完全沒想到停下。

 

「碰!」

 

我開了一槍警示後,他才很困惑的停住,好像被槍聲拉回現實似的。

 

「走!」我拉住伊凡妮。

「那個人瘋了嗎?」伊凡妮跟著我跑。

「這裡有人沒瘋掉的嗎?」

 

我和伊凡妮緊張的跑出去了,機械人則圍在保安員旁待指示,而保安員則一臉困惑的站著。雖然有諜戰程序保護,但我們被發現只是時間的問題。現在這樣子是不能使用飛機的了,但是其他機械的話──

 

「這邊!」我跑過去儲存著大型機械的禁區。

「現在到你瘋了嗎!?」

 

我們大刺刺的跑進了去格納庫,根本就沒有人阻礙。我用諜戰程序黑進了控制系統,與伊凡妮勉強一起擠進了駕駛倉。

 

「可惡,沒有飛行部件!」我看了看裝備,發現只有最基本的36mm機關砲。行動方面,除了雙腳就只有噴射移動裝置,每次只能作五秒左右的跳動。

「你、你打算怎樣?」伊凡妮臉紅了起來。

「看來只能作最壞的打算了。」

 

在研究基地的人們還在思索警報是否誤鳴時,我們已經「飛」走了。當然,這是一個相當痛苦的方法:這個「飛」其實是利用伊凡妮的能力,將噴射裝置的效果提高百倍,以拋物的方式實現的。只要中間稍有差池就死定了,因此相當驚險,飛近不列顛本島時亦造成了一些騷動。

 

可幸的是,我們最終也回到去了。但是,結局卻是相當不幸的。

 

***

 

我和伊凡妮從大型機械人下來時,累得差不多要倒下,基本上一觸地就躺了下來。士兵們本來拿著武器嚴陣以待,但在驗明我們的身份,知道我們不是恐怖份子後,也就立即押住我們給醫生檢查。後來的事情也不太記得清楚,只記得是被宥媛叫醒的。

 

「宥…宥媛?」我依然不太清醒。

「你們闖大禍了呢。」宥媛漫不經心的說著。

 

我看了看四周,才發現自己在不列巔國軍的羈留病房。萊大哥沒有來,而是由前陣子升任軍團秘書的宥媛把我們領走。伊凡妮坐上了車就立即繼續睡,她也真的太累了。

 

「你弄出這個大頭佛,帳單可不便宜。」宥媛劈頭就道。

「那個…不聽解釋嗎?」

「結果有分別嗎?」

「…」

「五百萬。」

「這是怎麼來的數字!?」

「竊取聯合企業的大型軍用機械,無准許而強行登陸不列巔本島,你沒被抓去坐牢,也是因為我們動用法律部和人脈軟硬兼施。」

 

「不是這樣做的話,我們現在還被關著!!」我差不多噴了出來。

「你收取得薪金就應該早有覺悟。」

「收了薪金就要失去人身自由嗎?」

「你不是當過社畜的嗎?有那麼難理解?」

 

我深呼吸了一下。

 

「好…我們取得證據,整個設施很可能因為在實驗一種叫【幸福藥劑】的災害而導至癱瘓──」

「有人命令你自把自為的做偵探嗎?」

「馬特和賈斯汀都因為這個實驗,而墮落成沉迷於虛擬世界的廢人阿!假若不去救他們的話,他們到死也不會從遊戲出來!」

「這與你何干?」宥媛冰冷地說著。

「妳是認真的嗎?!」我憤怒了起來。

 

幾星期前,宥媛還只是我們小隊的其中一人,升官以後的態度可真的變了。還是說,其實只是性格表露了出來?

 

五百萬嗎?這是不可能還清的債務吧?跟聯合企業有周旋的可能嗎?沒有的,這是要我一輩子當奴隸的意思吧。

 

可以逃走嗎?應該是可以的──但是,唯一可以延續撫子生命的藥物,就只有聯合企業會生產──

 

「你們還要多謝蒂埃里先生呢,要不是他的話,你們就坐定牢了。對了,他要我提醒你,你和伊凡妮之只要親熱一晚,就可以給你一千萬──」

 

我突然感到相當惡心。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任務的源起、目的地的情況…聯合企業早就應該有一定資料吧?不,應該說,聯合企業早就知道這是甚麼的一回事!蒂埃里既然可以玩弄萊大哥和凱特琳大姐,為什麼就不可以玩弄我和伊凡妮呢!?

 

這樣想的話,整個任務不就是一個陷阱嗎!?

 

想到這裡,我的臉鐵青了起來。宥媛也一定察覺到,但她沒有一點所謂。

 

「你想一下吧,撫子還是要藥的吧?」宥媛詭異地笑了起來。「你爽一晚,就可以救到你喜歡的人,不是很化算的事嗎?記住,你是被逼的!」

 

我的心情相當沉重,說不出話來。

 

「我們到了。」

 

我們回到基地,車門就打開了,宥媛就像一個勝利者,掛著笑容下了車。這個光景,就像回到了在我城當社畜的時候。我在猶豫了一會後,就把伊凡妮拍醒了,又不自覺地回想起與她在駕駛倉的時光。

 

去吧。一把聲音對我說。只要你去,就可以拯救撫子了。

 

這時的我根本沒能留意到車外的事情。當我踏出車子的一刻,就被等待已久的芙蕾亞抱住了,這個溫暖、幸福而痛苦的感覺是多麼的真實。如似一小時的一分鐘過後,我也依然說不出話來。

 

「…天一?」芙蕾亞擔心地問道。

 

我實在無法答話,只是抱住她飲泣。在幾步之外的撫子,痛苦地看著無助的我。

 

***

 

我再醒來時,已經是之後的早上。我打開手機,很辛苦的閱讀著蒂埃里傳來的電郵。

 

「不願意用簡單的方法嗎?早就知道,你是個無趣的男人。就是這樣,讓你墮落才是最有趣的。」

 

「對了,下個任務的獎金會足夠你還債,治好撫子的病,甚至夠你幾生揮霍。」

 

「沒甚麼事的,就是進入滅世級污染區,找到阻止【災害】入侵的﹝秘密﹞,讓人類得以戰勝【災害】的﹝秘密﹞。」

 

「人類從未終結第四次世界大戰;只是,被這個﹝秘密﹞暫緩了。」

 

「不用怕的,我們有新兵器。」

 

在電郵中,附上了一張有點熟悉的照片。但是,裡面的那個──東西,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這東西有點面善,可是一時卻說不出是甚麼來。

 

「這是【永動人機】。是將『自願』的戰術人機隊員,輔以【不死血清】和【齒輪病】的神奇功效,讓他們可以不吃不喝的一直作戰,有甚麼損傷也可以立即復原。有了他們的話,要進入滅世級污染區也成為了簡單的事情。」

 

「很厲害是吧!這都要多得你們的功勞,讓我們能夠實現最新世代的人體兵器。它們來年會成為我們的主打新產品,歡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