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奇觀時間

「馬特!賈斯汀!」我與伊凡妮進入遊戲後,立即與他們報告。「大事不妙,所長沒有出來──」

「天一,你太誇張了。」馬特與六個女生在床舖裡,懶洋洋的起了來,而在另一邊的賈斯汀則一動也沒有動。

「假若他一直不出來的話,不要說完成任務,我們連這裡也無法離開!」我緊張起來。

「待在這裡也不錯吧?」馬特笑了笑。「今天晚上就是奴隸拍賣會了。」

「也是時候去地下城了。」賈斯汀立即起來了。

「過了今晚,我們就去找研究所長出來,可以吧?」我嚴厲地說。

「當然。不過我們首先要多賺一點金幣,不然今晚就無法確保目標了。」

 

實際上距離拍賣會沒有多少時間,但我們每人都賺了百多個金幣。

 

「把你們的金幣借來吧。」馬特說。

「那麼…活動完了後就登出吧?」

「一言為定。」

 

到了晚上,馬特和賈斯汀就拿著我們一共六萬多個金幣,去了奴隸拍賣會。

 

「那麼,我先登出…」我實在不想參與其中。

「姆。」伊凡妮拉住了我。

「怎麼了?」

「我想去。」

「有甚麼好看的?」我皺眉。

「人家就是想看,反正是遊戲。」伊凡妮堅持。

 

在威逼利誘之下,我最終對伊凡妮屈服。詳細我不想說太多,畢竟是個讓人不快的經歷。看到漂亮的女生們,在眾人面前展示著所有,由猥瑣的商人用下流的話語推銷,然後像物品般被拍賣,感覺真的不好。眼見馬特和賈斯汀與其他NPC競標,為著眼前的國色天姿奮力喊價,讓我感到一份難以言喻的距離感。

 

是不是遊戲就可以任意莽為呢?是不是因為沒有傷害到人就做甚麼也可以?後來,跟艾芙拉談起,她一語道破:「首先傷害的,是自己。」這是後話,在此表過不提。

 

拍賣會約一小時後結束了,馬特和賈斯汀成功地贏得了部份競標,但最想要的卻輸掉了。

 

「可惡!」馬特握拳。

「其實…還是可以把那些傢伙給砍了的吧。」賈斯汀提議。「反正那些大叔也不是甚麼正經的人。」

「那個…我今天很累了,先登出了。」我不想參與。「伊凡妮?」

「嗯…?」

「登出了。」

「好的…。」

 

從床上起了來,感覺實在不算好。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個星期,而行蹤隱秘的所長不知所蹤,假若一直這樣下去,實在不行。我回到房間洗了個澡,倒了在床上睡不著,一直在想可以怎麼做。就在此時,伊凡妮走了進來。

 

「伊凡妮?」我實在沒精神。

「姆。」

 

就在我來得及反應前,她已經跳到了我的床上,側臥在我一旁。這時我才察覺到她穿得很少。

 

「怎…怎麼了?」我感到有點不對勁。

「那個拍賣會…」伊凡妮支吾以對。

「…感覺實在不太好。」

「…」

「…」

「吶,你在想甚麼?」

「怎樣可以找到所長。」

「唔…」

「怎麼了?」

「很掛著撫子和芙蕾亞?」

「是的…」

 

突然間,伊凡妮很親密的抱了過來。除了很香的味道外,就是手感比遊戲較為粗糙一點的秀髮,還有溫暖又軟綿的體感。馬特和賈斯汀,現正在遊戲裡享受著比現實更刺激的觀感吧?

 

「伊、伊凡妮!?」我錯開了念頭,又立即被拉回來了。

 

這絕對不是愛蓮的那種小女孩抱抱,而是甚具攻擊性的。伊凡妮想吻過來,卻被我躲開,吻落到了頸,這變得更不妙。

 

「等、等一下!」

「又不會少塊肉的!」

「不!」

 

我掙扎了幾下,然後手腳就被緊緊的釘在床上動不了。難道是…現實操縱?

 

「哈…哈…」伊凡妮已經失神了,我必需要做點甚麼。意識到這一點後,我就像紀錄片裡遇到熊的人一樣,立即停止了動作。

 

「怎、怎麼了!?」伊凡妮被突如其來的反應嚇了嚇。

 

「假若我迷醉在你甜美的身體,就無法欣賞你可愛的內心了。」我顧左右而言他。

 

兩刻沉默後,我回頭看過伊凡妮的臉,她正害羞得滿面通紅,我的手腳亦鬆動了起來。

 

「就是這個了!」我興奮起來,捏緊她的臉。

「痛痛痛痛痛!」

 

我立即把手機拿了出來,藏了在被舖下,啟動了露易莎媽媽的諜戰軟件,發現這間房間受到全面監視。幸好,設置的傳輸協定有已知漏動,可以利用。

 

「天一?」

 

我隨即啟動了中和程序,讓監視系統停止一分中。

 

「聽著,伊凡妮,接下來的事情很重要。」我翻出被舖,把握時間把計劃告訴了她。

 

說完後,系統也就立即再啟動。伊凡妮也乖乖地回到了房間睡覺。

 

***

 

早上九時,我們按原定計劃,吃完早餐就去遊戲區。但想再連上馬特和賈斯汀時,卻發生了一點意料之外,卻也無可奈何的事。

 

「對不起,由於馬特和賈斯汀先生的進度已經超出同步範圍,而且他們啟動了請勿騷擾模式,因此無法與他們再次連機。請問幫你們兩位連機可以嗎?」人形小姐說。

 

「不用了。」我示意伊凡妮,啟用計劃B。「我的手機有自己的遊戲,應該是可以對應這個新系統的,讓我們兩個玩就可以。」

 

「好的天一先生,請問是甚麼遊戲?」

 

「機械模擬器2117。」

 

***

 

為了要打破困局,我定下了周詳的計劃。

 

 

我與伊凡妮在遊戲裡不斷的練習各種機械操作,每天6小時的遊戲時間,相等於現實120小時。這個島是一個天然監獄,就算搶到車子,也不能逃出去。我們乘來的飛機,除了被扣押住,還要考慮到四周的防禦設備。因此,我們也特地模擬練習使用大型機械人。那樣的話,要偷跑時的選擇也更多。

 

每天訓練完成後十分累,但在回去以前,我也與伊凡妮一起在基地散步。為了不讓人起疑,我偶爾會拖著她的手,讓我們看起來好像一對小戀人。當然,這都是為了視察整個研究所實際環境的小偽裝。可幸的是,經過長時間觀察,整個島的保安差不多都由自動系統處理。就保安設施而言,研究所的自動系統不算最強,但要侵入的話亦不算容易。研究所長身處的禁區雖然沒有特別的保安人員,但卻長時間有人形看守。所幸的是,露易莎媽媽的諜戰程序可以短時間內讓系統看不到我們。還有最重要的是,這裡的人類保安員都相當鬆懈,應該也是太習慣和平了。人類,從來就是系統的最後防線,這個情況對我們實在有利。

 

但是,怎樣應對真實的人類,卻是最大的難題。我們沒有光學迷彩服,假若躲不開的話,可能就要以暴力處理。經歷了先前的多少事後,我隨身必定帶備武器。這次任務我也帶了高山先生給我的G34手槍,除此以外只有一個備用彈匣。也就是說,只可用作阻嚇──而我也著實不想向人類開槍。

 

***

 

「要、要吻我的話,就只有趁現在了。這只是為了任務,人家才不想你吻。」

「不了。」

「姆!」

 

***

 

十天不斷的訓練,一千二百個模擬駕駛小時以後,我們在第十一天大清早潛入了禁區。

 

有了諜報程序的支援,以及無需再顧慮監視系統,我們就一直啟動著隱身模式,在人形與攝頭面前直行直過,無人阻擋。由於缺乏指示,我們還走了些冤枉路,但最後還是去到了研究所長的房間。

 

「準備好?」我右手按著手槍,向伊凡妮示意。

「可以。」伊凡妮點頭。

 

我們開門進去,卻發現辦公室沒有人在。就在此時,我發現了一旁有個側門,本來以為是洗手間甚麼的,進到去才發現是一個小起居室。裡面有個好像很久都沒用過的床舖,而在一旁則是一個遊戲區處四周可見的長期連接裝置。

 

我走近了控制台,發現裡面的人已經連接了三個月有多。這個人應該就是所長了。

 

「甚麼!?」我們的直感沒有錯。「所以,先前那個人形說的慣常時間,根本是錯誤的!?」

「假若我們就這樣等的話,就只會每天繼續玩遊戲,然後一直耗時間…」伊凡妮皺眉。

「我去檢查一下電腦。」我走回辦公室。

 

也許因為長期受到自動系統保護,所長的電腦只有簡單的保密措施,程序花了不到一分鐘就破解了。我循最後更新的檔案去找,發現最後修改的檔案已經是在三個半月前。我把整個資料庫複製時,也就順道打開了那個檔案來看。

 

***

 

【幸福藥劑】記事 147

 

我會親身實驗加入了【幸福藥劑】的長期連接模組。

 

***

 

【幸福藥劑】?這是甚麼?我查看了早幾個記事也沒有資料,結果翻到最初的一項,才開始明白這是甚麼一回事。

 

***

 

【幸福藥劑】記事 1

 

有關先前在ggggg發現的【災害】,經評估後,斷定有著相當大的發展潛能。這個【災害】不論是透過皮膚吸收,注射或者服下,都可以讓使用者感到幸福,而且並無任何可見副作用。初步估計,這個無色無味的液體,可以透過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讓使用者養成習慣,或者加強其對事物之依賴性。我們將之命名為【幸福藥劑】…

 

***

 

【幸福藥劑】記事 7

 

研究建議,可以應用到次世代的長期連接模組,讓虛擬世界的體驗刺激百倍,令使用者產生極強依賴性…

 

***

 

【幸福藥劑】記事 24

 

實驗效果超出預期,使用者對受到【幸福藥劑】加強的的長期連接模組之依賴性達到百份之百。…業務方面建議,必需小心處理成癮問題,過度依賴性會使個體以致社會生產力降低。…

 

***

 

【幸福藥劑】記事 31

 

管理層決定,市售的長期連接模組只配備限量的【幸福藥劑】,讓使用者需要週期性更新硬件…

 

***

 

【幸福藥劑】記事 49

 

研究所的志願實驗者與大部份研究人員都相繼使用了【幸福藥劑】,這讓人感到高興多於憂心,因為這著實證明了【幸福藥劑】的功效以及不可抗性。

 

此外,研亦推斷可作意識誘導及審問之用。

 

***

 

接下去的記錄,大概就是整個島的人在【幸福藥劑】的誘惑下,慢慢成為了它的俘虜,變成了一具具行屍走肉,最後整個小島真正有在工作的,就只剩下了人形。這,就如馬特和賈斯汀的情況吧?

 

資料庫複製完畢,我也多少明白了這個島的秘密。但不論如何也好,是時候要逃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