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時間與歷史

我們護送商人大叔到達貿易城後,先去了冒險者公會看看有沒有盜賊團的懸賞。我們隨即發現,打倒強盜首領有賞金一萬金幣,加上售出的裝備,每人平分約三千多金幣,算是很不錯的收獲。我們把事情辦妥後,就應邀到商人大叔處,去拿酬金也順便吃飯,但馬特和賈斯汀應該有其他目的…

 

「歡迎隨意試用!」商人大叔──不,奴隸商人大叔笑著說。說時遲,那時快,他拉了拉身後一角的繩子,旁邊的紅布立即翻起,裡面是穿著情趣服裝的美艷女郎,正在熟練地抖動纖腰,讓人難以移開視線。

「這個不合嗎?還有很多!」奴隸商人大叔邊走邊笑,又拉起了四五六條繩索,紅布裡面是各式不同的女孩,窮盡奢華糜爛的打扮,都在盡情演示身段。大叔有點不耐煩,索性拍了拍手,剩下的紅布一時拉起,近百位女孩一時起舞,場面無道之極。

 

「各位英雄大哥,今天我請客,請盡請享用。」奴隸商人大叔磨起掌來。「假若很喜歡的話,打個八折給你們,這裡的貨式只要八百金幣就可以買走。」

 

此時,系統屏幕出現提示,若需要更多金幣可以用現金充值,首次儲值還有雙倍優惠。但由於我們正在玩無聯網的封測版,因此無法付費充值。

 

「大叔,這裡就是所有貨色了嗎?」我嘗試扯開話題。

「當然不是!樓上有來月拍賣的貨物。」

「拍賣?」

「都是精心挑選,訓練到最佳狀態的一手貨。」大叔的笑容變得猥瑣。

 

不問由是可,大叔就帶我們走上了三樓。三樓與二樓是完全不一樣的地方,二樓只為滿足癖好與欲望,但三樓滿足的卻是人心的虛妄。在這裡,有貴族出身卻因為家道中落而被賣身的北方少女…被人類征服、族人作為人質的精靈族公主…被奴隸魔法禁錮的魔族女孩…南方國家名產、從小就受到最嚴格教育的專職奴隸…各個獸人族賣給人類的異種女孩…各式各樣,在十多個小房間裡面,裝載了一個又一個萬年受用的老套路,讓人傾家蕩產的無底洞。

 

「大叔,你剛才說的拍賣…每個會賣到多少錢?」我驚訝地問道。

「你突然這樣一問,唔…」大叔摸摸鬍子。「印象中,五千到兩萬多金幣也有,但一般來說都是一萬金幣左右。」

 

一萬金幣!按照剛才在系統屏幕的價格換算,一個金幣就要一張聯合企業票據。一萬金幣的話,差不多是邊緣之城四、五個月的薪金!在二樓的那些「便宜貨 」,也要半個月薪金。這麼多錢拿去玩遊戲,真的值得嗎!?

 

我再望了望那些女生…在現實的話,應該只有人形才能與之分庭伉禮。但人形便宜的也要近十萬票據,在好些地方已經可以買到一間小屋了。假若感受上是一樣的話,而且時間流動還要漫二十倍…單從感觀享受比較,在這裡消費反而是最超值的選擇。

 

「天一,是時候去打倒魔王軍了。」馬特堅定地按著我肩。

「魔王作惡已久,我們要替天行道。」賈斯汀點頭。

 

我轉頭望向伊凡妮,她先是皺起眉頭,但也攤開雙手:「反正沒事可以做。」

 

接下來,直至現實世界的十一時,我們頭也不回地在各個地城練功升級。馬特和賈斯汀像是發了瘋的在賺金幣,原因不言而喻。假若不是強制通知登出的話,我和伊凡妮也沒能離開。

 

在登出以後,我就在小房間醒來,遊戲的一切就像一場夢。我在門口待了待,伊凡妮也就出來了。但是在好一會兒後,馬特和賈斯汀都沒出來。我問了問一旁的人形小姐,她只說他們還在玩。別無他法的情況下,我們就回了房間休息。

 

「那麼,明早見了?」我問伊凡妮。

「那個,天一?」

「怎麼了?」

「你為什麼…不去與他們一起…玩?」

「姆…」

「…?」

「這不是那麼光彩的事吧?」

「男孩子都是這樣子的吧?」

「沒有人逼你一定要向朋輩壓力低頭的吧?」

「嘛…你不是撫子的主人嗎?應該…很常…玩的吧?」

「…實際上是完全沒有…」

「…」

 

我舉頭看看,發現伊凡妮在眨眼,不知在打甚麼主意。

 

「那,我先去睡了。」

 

我洗完澡就去睡了,睡得比平常要沉,看來這樣玩遊戲也是會消耗身體的。再醒來時,已經是早上十時,比平常要起得晚,身體看來真的有點累。起來後沒有收到任何訊息,在床上多待了半小時多後,伊凡妮才起了來,結果弄到差不多十二時才去午餐。

 

「哇,怎麼又是這樣子的飯。」伊凡妮確切地埋怨。「昨天的遊戲裡面好吃得多了。」

「我相信我在這裡離開時,一定很健康。」我將連咸味也吃不太出的麥皮吃了下去。

 

吃完一頓真的不太滿意的飯後,我們就那樣坐著,無事可做。

 

「怎麼了?」伊凡妮問我。

「現在也沒收到馬特和賈斯汀的訊息。」

「難道一直在遊戲中嗎?」

「也只有去找他們才知道的了。」

 

我們去到遊戲區後,得知到二人的情況而更覺不安。我們早就直覺事態不妥,但是不被逼到絕境也不會反抗的動物。

 

「馬特先生和賈斯汀先生,已經進入長期連接了。」人形小姐解釋。

「這到底是甚麼的一回事?」

「接受長期連接的話,就能讓在遊戲中的五官六感與真實無異,甚至更加鮮明。因為系統協助處理攝取營養和衛生,理論上可以無限期連接,雖然我們會建議用家最少一星期登出一次。但這裡是實驗場地,已有連接超越半年的用家。」

「半年…!」

 

時間流動漫二十倍──那他不就在遊戲裡面過了十年嗎!

 

「我們可以直接叫醒他們嗎?」

「不好意思,他們沒有設定權限,讓外間可以與他們溝通。現在除了待他們自行出來外,就只剩與他們有共同副本進度的你們,可以在遊戲中與他們溝通的了。」

 

但當時真的別無他法,我們唯有硬著頭皮,再次進入遊戲裡。

 

「伊凡妮,現在是下午一時,我們設定六個小時後必定也登出。」

「唔…」

「怎麼了?」

「這裡這麼悶的話…其實一直連接到所長預定出現的時間,也是可以的吧?」

「不要開玩笑了。」

「姆。」

 

伊凡妮最後也乖乖地設好了時間。我們進到去後,卻也沒收到他們的訊息,反而是系統告訴我們他們在花街。我們去到花街後,不費多少功夫就找到。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包了房間,連續十二天一直在胡天胡帝。不知不覺間習慣了荒唐的生活,現在就連遮掩的功夫也懶得做了。

 

「你們…這到底…這裡有女孩在的哦。」我看過去伊凡妮,想要她說點甚麼,但她卻是又害羞又好奇的在看著。

「這裡有很多女孩哦!」馬特嘻皮笑臉的。

 

我正想要發怒時,賈斯汀穿好了衣服,趕了其他女孩出去。

 

「是時候繼續攻略了。」他說。

 

賈斯汀打斷了局面,馬特亦沒有把剛才的事放在心上。在地下城裡,我們不斷斬殺魔物,賺取經驗值,又變賣了不少寶物。不知不覺間,就到了我和伊凡妮要登出的時刻。

 

「喂,也差不多玩夠了,還有幾天研究所長就會出來,早點登出吧。」我沒好氣地說。

「有你們就夠了吧?我們想玩到奴隸拍賣那天,待完了以後才登出吧。」

 

在沒能勸說成功的情況下,我和伊凡妮也只好起來,吃點晚飯就睡了。之後一天起來又因為沒有事好做,所以又進了遊戲。連接著這個樣子,我們就到了研究所長預期要出來的一天。一切順應節奏,最後就只有我和伊凡妮,待研究所長出來。

 

「真的悶死了,好在有遊戲,不然這幾天不知怎樣過。」伊凡妮嘆氣。

「雖然不錯玩,但一整個沒營養就是。」我說。「這麼多的時間,竟然就這樣用來玩。」

「不然可以做甚麼啦。」

「我可是有很多書待看…還有遊戲…其實不跟他們玩也可以的…」

「我倒是很好奇那個奴隸拍賣會呢。」

「怎麼了?」

「那些女孩子都是美人呢…還要…還、還要是…全新的…」衣著性感的伊凡妮露出害羞忸怩的表情,很可愛。

「唔…是呢。雖然口裡不說,但實際上男人還是很執著的。」

「執著得用那麼多錢來換?」

「男人就是這樣子。對他們來說,用來玩的女生就是用來玩的,但特別的一位還是要最好的…沒有人會喜歡自己的女人,染上過其他男人的色彩…」

 

「唔…」伊凡妮若有所思。

「怎麼了?」

「我一直以為只有我和幾個死黨是這麼想的。」

「是嗎?我還以為聯合企業的內部社員,應該都有一堆對象,夜夜笙歌是。」

「男生的話應該大部份是這樣,女生的話,其實有不少都沒有對象。…」

「這是怎麼的一回事?」

「最直接的無法找到比自己更優的對象吧?地位比我們高的男生,錢與福利使之不盡,要玩的話一堆女生排著去。當然,我知道有好些女生很愛玩,但我的圈子不是這樣…」

「嘛…伊凡妮雖然穿得大膽,也沒有常識,但實際上很清純很可愛呢~」

「姆…你這花花公子。」

「不用擔心,有才能、智識和美貌…妳總會找到好對象啦。」

「姆。」

 

待了好一會兒,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對了,談了那麼久,研究所長到底在那裡?」

「是的呢,去問問吧。」

「人形小姐?」

「呀,兩位是在等所長的?」人形小姐說。「不好意思呢,他還未出來。」

「知不知道何時會出來呢?可不可以傳個口訊給他?我們已經待了一個星期!」

「真的不好意思,規矩上不同許。」

「所以我們只能被動地繼續等他?」

「恐怕是了。在這期間,請盡情使用所有設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