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無產者作為主體及再現

我再張開眼睛時,剛好是八個小時後,其間一個夢也沒有。也難怪的,始終已經在睡眠狀態了。

 

我第一眼留意到的,是睜著眼睛的伊凡妮。

「早。」我說。

「…早。」

「…沒有睡嗎?」

「…沒有…」

「…就這樣睜著眼八個小時?」

「…」

「有沒有感覺到時間的速度不一樣?」

「哈?八個小時就是八個小時啦!」

「原來如此。」

「喂,解釋一下哦!」

「等我一下。」

 

我爬出被舖,再檢查系統屏幕。

 

「他們倆還沒有醒來,依然維持在『請勿騷擾』的狀態。」我說。「剛才妳說你瞪著眼睛,有沒有感到疲勞?」

「哈…?嘛,那倒沒有。」

「體力和魔法各項狀態,早也回復到滿了,沒有異常吧?」

「嗯?」

「等我一下。」

 

我走出了房間,一個人也沒有。這是當然的了,遊戲時間還是早上四時。我到了馬特和賈斯汀的房間外,卻沒法打開門,系統屏幕只是在說「玩家正在在『請勿騷擾』狀態」。

 

在沒有法子的情況下,我回到了房間,把情況告訴了伊凡妮。

 

「嘛…這始終是遊戲吧?男孩子都是這樣子的吧?」

「…嘛,這也無可厚非。」

「…」

「…」

「…吶,難得在遊戲裡──」

「我去洗個澡。」

「喂─!!」

 

我走到樓下,試試洗澡的體驗。要吐糟的話,那麼這個浴場的確是其一。雖然不算很豪華,但早上四時多就已經有熱水準備好…算了。我洗了洗身體,就走進了熱水池,全身立即感到了一陣溫暖而熟悉的感覺。看來,遊戲系統可以喚起腦裡的記憶,要不就是加進新的體驗,或者兩者皆是。

 

馬特和賈斯汀,還有那些舞孃…也是這樣子的嗎?

 

「呀,聖騎士大人哦,真巧呢。」昨天的那位少女包著浴巾進來,不懷好意地微笑著。系統屏幕告訴我,這個浴場已經成為了我的私人副本了。

「沒甚麼,我差不多要走了,妳慢慢享受。」我決斷地回答。

 

我走了出去,立即回到了公用的空間。走回房間刀時,伊凡妮已經睡著了。沒有其他事做,我就設定了再睡多三個小時。閉上眼睛後瞬間再開,已經到了早上七時。伊凡妮還是在睡,結果我自己走了下去吃早餐。

 

「我究竟在做甚麼?」我一面吃著不會飽肚的美食一面想。「美味終歸美味,但是這個實際上沒有意義吧。這是遊戲,不吃東西也不會死的。」

 

「哦,是昨天的聖騎士先生!」老闆跟我說。「說起來,有位商人想要護衛到貿易城,有沒有興趣接下呢?」

「護衛任務嗎?也不是不可,有沒有詳細點的內容?我的朋友還在睡,我可以先研究一下。」

「沒有問題,詳情都在你的系統紀錄裡面,請隨時參看。」

「…」

 

一直覺得,異世界遊戲普遍有著這麼不協調的科技,實在大煞風景。算了。在任務描述中得知,貿易城與這個村莊約有一天多的路程,怎樣也要在中間過一晚夜。除了魔物外,最近好像還有盜賊團甚麼的,所以商人就想要護衛。

 

「就是護衛任務吧,應該會半路遇上魔物和盜賊。」我這樣想。

 

我坐在酒吧,喝著不會醉的美酒,待其他人出來。結果伊凡妮九時多才起床,而馬特和賈斯汀就差不多中午才出現。

 

「你們…怎麼了。」我也實在待到有點悶。

「呀哈哈哈…對不起,一時興起,但是不露個面不行吧…」馬特打個哈哈。

「也差不多玩膩了,是時候找其他角色。」賈斯汀說出真相。

「姆。色鬼。」伊凡妮皺起眉頭。

「小姐,妳剛才不是很通情達理的嗎!?」我吐糟。

 

「呀,你們就是昨天拯救了這個村莊的英雄吧?」一個商人樣子的大叔走了過來。

「哦,請問是委託護衛的雇主嗎?」我問道。

「天一,怎麼了?」馬特問。

「今早你們還在睡時,接到了一份委託,是要護送商人到貿易城。」

 

「對對!會付很不錯的酬勞的!」商人說道。「最近路上不知為何,變得危險了,我已經在這裡待了好幾天,再不回去就不妙了。」

「大約就是一天路程,除了魔物外應該就是強盜。」我解釋。

「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沒有甚麼特別動力…」賈斯汀懶洋洋地說。

「貿易城有全個帝國最繁華的花街、最高級的娼館──」商人盡心勸說。

「好的,我們幾時出發?」賈斯汀突然正經起來。

「你不用變得那麼快吧!?」

 

始終是遊戲,我們幾分鐘就把東西收拾好。商人的車隊在正午出發,帶著六架馬車的貨物,我們則分別坐在前後和最尾的馬車上。

 

「有沒有看到敵人?」馬特用小隊通訊傳來。

「沒有。」

「真的有點無聊呢。」

「沒法子吧,就看看風景。」

「說起來,雖然是馬車,但也頗平穩呢。」

「按照物理來說是不太可能的,應該是在體感接收方面做過調適吧。」

「第一次就要走路,應該以後可以用傳送魔法,不用這麼麻煩就是。

 

我們就這樣子一直晃了六小時,太陽也要下山了。商隊停了下來,準備了帳篷和食物。我們就圍著營火吃飯,之後就輪更休息。晚飯雖然不算精緻,但也比在飯堂的那一頓好得多。休息也不是必要的,但可以把無聊的時間飛過去。既然是看夜更,還是需要至少一個人醒著。

 

我是第一個看更的,其他人就去睡了。這裡沒有書,又沒有手機,也就只有這樣子坐著。過了半小時左右,也就悶得把系統屏幕看了一遍,又仔細地研究了聖騎士的技能樹。看樣子,到了二十級後就可以選擇專精的樣子。照我們團隊的狀況,馬特可以成為坦克,但賈斯汀和伊凡妮的話,怎樣也是輸出傷害的角色,看樣子我也只能做個補師吧。

 

就在我想研究聖騎士的回復技能時,我看到遠處出現了一堆名牌(tag):強盜、強盜弓箭手、強盜魔法師。

 

「起來!敵人攻過來了!」我大喊。

 

就在我想再叫時,一個落雷打中了遠處,瞬間擊斃一堆敵人,又把其他人電痲痺。

 

「召喚!」賈斯汀走了出來,前方出現一團不祥的火光,然後一堆骷髏就從地上爬了出來。「攻擊敵人!」

 

「看我的!」馬特衝了去另一邊,斬殺一堆想突擊的強盜影行者。

 

此時,伊凡妮已像砲台般不停把火球、冰箭等打到敵人那裡去。看著他們華麗的戰鬥,我本打算躲在一旁看著。

 

「天一!」馬特突然喊我。「強盜的首領出現了!」

 

我立即跑了過去,發現馬特的生命掉了一半有多。始終他沒有拿盾牌,順利也應該沒有特別理會過防禦方面的能力。我立即對他使用大回復,立即補回了一大半生命,但強盜首領的攻擊力實在太高,差不多每補回一下,又被砍一半。

 

「拜託,有沒有甚麼技能…」我立即想起有個叫「庇護」的能力,可以在短時間讓隊友免受任何傷害,就立即施放了給馬特。因為無法傷害馬特,強盜首領就立即衝了過來。

 

「奉獻!」我急忙之下施放了範圍攻擊,強盜首領走進了攻擊範圍,但是卻沒有任何停下的跡像。強盜首領立時走到了我面前,在我身上連續攻擊,我的生命值立即掉了一半。

 

「神聖守護!」我急忙啟用技能,把傷害減少,但強盜首領的攻擊力始終太高,我的生命很快就要到底。

 

「天一!撐著!我們來了!」一個大火球飛了過來。

 

「聖盾!」我立時啟動了聖騎士的獨特技能,在短時間內免疫任何傷害。第一個火球打中了強盜首領,接著是第二個、三個、第十個,然後是骷髏不斷的進擊。我趁機回復了生命,就與馬特一起上前,把生命高得離譜的強盜首領了結了。沒有了首領後,我們輕易地把剩下的強盜殲滅了。

 

「哦哦哦,這可不得了。」商人走了出來。「這應該是最近被通緝的盜賊團。」

 

後來經點算才發現我們打敗了五十多人。賈斯汀把首領的首級割了下來,說是要去領獎勵。我和馬特就把強盜剩下的裝備收集好,準備拿去賣。此外就把錢袋平分了,結果每人分到百多個金幣。

 

「這次實在太謝謝了。」商人說。「到了貿易城後,真的要找機會好好款待幾位。」

 

「對了,大叔,你到底是做甚麼買賣的?」馬特問。

 

「嘛,這次運送的是一些內陸來的酒和奢侈品。」商人的笑容變得猥褻。「但我最大的生意嘛,還是奴隸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