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表徵內的統一與分裂

我張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充滿雲彩的奇幻空間。我四處張望,又看看自己的雙手,一切感覺頗為真實,就像做著有意識的夢般。

 

這就是次世代家用主機的能力嗎?不得不說,聯合企業的科技確實厲害。在空間盡頭的寶座上,是一個神話般的女神,穿著遊戲常見的薄紗長裙,透露著美好的身段。

「救世的勇者哦,你終於來了。」女神說。「從魔王的手中拯救這個世界吧!」

 

就在她說完這句話後,我面前就出現了一個穿越故事必定會有的系統屏幕,寫著我的數據:

 

天一 人類

未定義職業

力量10 敏捷10 智慧10

可投放點數 100

 

 

我再看了看週圍,發現其他三人不在。我翻了翻眼前的系統屏幕,大約了解了這個遊戲的內容,以及構成系統。這個遊戲以大量副本(instance)構成,組隊的玩家基本上都在同樣進度,而進度在腳本容許範圍內的玩家們,則可以在城鎮等安全地區會合組隊。當然,其中還有不妨礙玩樂原則,可讓人盡情享樂,將不受歡迎的玩家排除等等的措施。

 

說明中最有趣的,還是相對性的時間感。在這個遊戲中,時間的流動對比現實慢二十倍,以現實玩一小時計算的話,在遊戲內就已經過了二十小時了。我們七時開始玩,那麼到十一時的話,現實算是四小時,遊戲時間就有八十小時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先設定強制登出時間吧。

 

「勇者哦,我可以賜予你職業與能力,說出你的願望吧。」女神提醒。

 

選擇職業:

戰士

聖騎士

法師

牧師

死靈法師

獵人

 

雖然不知道其他人選甚麼職業,但應該都是些個性強烈的選擇吧。我一開始想,也許當個牧師是不錯的選擇──但要平衡風險的話,還是當個聖騎士較好。檢查了職業固有技能,也就是半調子的攻擊,還有半調子的治療法術。我再仔細地檢查了一下,才按下了確定鍵。

 

「拯救世界的勇者哦,我賜予你傳說的聖劍和盔甲。『灰色沙塵』的世界,需要你的力量!」女神說畢,一道亮白的光閃現,逼使我閉上眼睛。

 

我再張開眼睛時,已被傳送到一個農地附近。我手上拿著女神給我的聖劍,還穿著那套傳說的盔甲。我打開了系統屏幕,這些東西的數據都是外掛級的物品,也許就這樣子獨個兒去地下城,也可以完全攻略破關吧!

 

就在我環顧四周時,不遠的村落傳來打鬥和慘叫聲,我立即跑了過去。在我到達時,看到一整個慘烈的畫面:滿地獸人與哥布林的屍體,四週都是在躲避的村民,而馬特、賈斯汀和伊凡妮正大開殺戒。馬特拿著雙劍,每一刀都砍開至少兩三個敵人。賈斯汀則操縱著骷髏、魔偶與魅魔,將敵人逐個撕開。而伊凡妮則在不斷發射火球,打擊著步步逼近、每個三米多高的巨魔隊。

 

正當我以為不用出手時,一群哥布林從另一面偷襲,衝向跌倒在地上的一名少女。我下意識的衝了上去,砍開了最前的一只。但是,這只把哥布林們停住半秒,因為後方又有更多哥布林前來增援,看到有更多同伴前來,它們又鼓起勇氣了。

 

我連忙打開系統屏幕,尋找範圍攻擊技能,看到「奉獻:將半徑範圍內的我方和敵人…」,情勢緊逼無法細看,就直接啟用了。

 

一瞬間,我前方的一堆哥布林被神聖的火光燃燒殆盡,然後身後傳來少女的驚嘆:「傷、傷口……痊癒了!」

 

但當我想再次啟動技能時,才發現這個技能有8秒冷卻時間!我看了看聖火的範圍,半徑大約有3米左右。我就順勢守在範圍之內,讓敵人衝來送死,又用劍收拾了剩下的殘兵敗將。我依照這個戰術一直作戰,大約過了半小時,我們四人合力打敗了數以千計的魔王軍,保住了村落。

 

「呼,真的很驚險。」我喘過氣來。「你們怎麼了?」

 

「天一!等你好久了。」馬特與我擊掌。

「小事一樁。」賈斯汀中二病了笑了笑,一隻魅魔順勢抱住他的手臂。

「真是的,竟然要本小姐等你。」

 

我望向伊凡妮,才發現她的衣服相當暴露,就是在奇幻動漫中穿了跟沒穿一樣的那樣。我下意識地轉了開去,而伊凡妮則有點不滿的凑了上來。

 

「喂,為什麼不望著我。」伊凡妮皺起眉頭,差不多要貼住我。

「沒…沒甚麼。」

「哈?很可疑呢。」

「妳、妳的衣服…」

「阿哈~抵擋不住我的魅力了吧。」

「拜、拜託妳,可、可不可以披點甚麼的?」

「處男就是處男呢~」

 

「天一!」賈斯汀幫我解圍,抱住了身旁豐滿的魅魔,無恥地把玩著。「太嫩了!那麼平坦的身體跟本算不上女人,這樣貨真價實的才是──」

 

不到半秒,賈斯汀就被火球打飛到遠處。

 

「那、那個。」剛才的少女在我身旁,流著眼淚。「我的爸爸…因為要讓我逃走而受傷了,可不可以替他治療?」

 

我們跟著她,走到了村落的一角,看到一個插滿弓箭,血流滿地的大叔。他很明顯的已經死了。看到他手上的短劍和盾牌,還有身邊一堆獸人的屍體,他打了英勇的一仗。

 

「折哀順變吧。」身邊一位女士拉著少女。「只有最高級的祭司才能使死人復活…而且需要大量黃金…」

「爸、爸爸…!!」少女跪在屍體旁,激動地哭著。

 

我看了看系統屏幕,發現等級已經升至十四,應該是因為剛才的戰鬥吧。技能的一頁有新消息,翻了進去看,發現多了「救贖」一項。

 

「救贖:將死者復生,並恢復20%的生命和魔力。必需在戰鬥外使用。」

 

描述沒有說不能使用在NPC身上,那麼就試試吧。我啟動了技能,身體自動的開始了詠唱,大約十多秒後,一道光照了在大叔身上。正當我以為沒有效果時,大叔就咳了咳,吐了血出來。

 

「神、神蹟阿!」少女驚奇地說。

「快點,小心把箭取出去!」

 

我接著使用了兩次回復魔法,就把大叔治好了。看著這事的村民,就立即把我拉來拉去,替受傷了的人醫治。

 

「呼,魔力也差不多消耗完了。」當治好了所有人後,我疲累地坐了下來,發現只剩下伊凡妮在等我。「嗯?他們呢?」

「竟然要本小姐在這裡等你!真是的。」伊凡妮鼓起臉。「他們早就被拉去酒館慶功啦!」

 

伊凡妮帶我進了村莊的酒館,馬特和賈斯汀正欣賞著在桌上的舞孃們,而其他村民則在叫嚷奏樂打拍子。一如所料,她們的舞衣相當大膽,根本與情趣服無異。我看到一旁放著豐富的食物,就隨手拿起了一塊燒肉吃了。

 

燒肉放進口的時候,我竟然吃到了高級肉食鮮甜甘美的味道,比起剛才晚上的「營養餐」好吃得多。我每吃一塊肉,損耗的生命和魔力就跟著回復。不到一會,我的生命和魔力就滿頂了,但還是可以繼續吃下去。一般來說,在現實世界吃飯時,會隨著飽膩感而味道變淡,吃飽後更是難以咽下。但在這個遊戲裡,看來因為身體並沒有真的吃到了東西,所以可以一直享受食物的美味。

 

伊凡妮也在一直吃,看來剛才的晚餐真的太難食,想在遊戲中補充一下吧?就在此時,馬特和賈斯汀被舞孃們拉上了房間,看著的村民起哄歡呼,難道…

 

「那個…聖騎士…先生?」

 

我轉頭過去,看到剛才的少女。她換了樸素又可愛的長裙,刻意的束腰突顯了纖細的身段。用心打扮過的她,靦腆地用手梳著長髮,身體透出淡淡的百合花香。

 

「那、那個,謝謝你復活了爸爸。費、費用很貴的吧?我們家裡沒有甚麼錢,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今天晚上就讓我…」臉紅的少女露出詭異的笑容,帶著野獸般的眼神走近我。

 

「等、等等…」我本能的退開。

 

「停!我看得漫畫多,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伊凡妮前來救駕,擋了在我身前。伊凡妮身上的玫瑰香,把少女的百合花壓倒。

 

玫瑰…香?

 

我下意識的拉著伊凡妮的手,衝上二樓的房間,然後又關上門。

 

「你、你想怎樣!?」伊凡妮又驚又怒的看著我。

「伊凡妮,妳今天有用玫瑰香水嗎?」我問道。

「哈?」

「妳現在一身玫瑰花的味道。」

「你、你這個變態!!」

「…那麼,妳有用玫瑰花的香水嗎?」

「唔…我倒是沒在用香水呢。」

「那麼,其他護膚品呢?應該也有香味的吧?」

「你…你這變態…」

「…」

「這樣子說來,我用的護膚霜應該是紫羅蘭香味的吧,都是有機的──」

 

所以,現實中是紫羅蘭,而遊戲中卻是玫瑰花?我又看了看伊凡妮的衣服,的確很暴露…這會是她選的嗎?

 

「對了,這身衣服是…」

「是女神給我的。」

「唔…有沒有選過款式?」

「沒有。」

「不覺得這麼暴露有點不好意思嗎?」

「這個很正常的吧?很可愛哦!」

 

我有點後悔問了她這個問題。但暴露的衣服、豔麗的香氣…還有剛才的少女,拉走了馬特和賈斯汀的舞孃…好像都有一定的共通性。應該是要吸引人玩下去吧?能夠無償地滿足欲望,的確讓人欲罷不能。

 

想到這裡,我自覺自的摸著伊凡妮的長髮,的確很軟,軟得不現實。

 

「你、你、你在做甚麼啦!」伊凡妮口裡抗議,可是卻沒有推開。

「伊凡妮,你在現實的頭髮也一樣軟滑嗎?」

「我可是一直在好好保養的呀!」

「妳摸摸看再說?」

「沒有必要…嗯?」

「怎麼了?」

「真的…很順滑…」伊凡妮開始玩自己的頭髮。

「比現實順滑?」

「嗯嗯。」伊凡妮滿意地玩著。

 

那麼接下來就是…唔…

 

我想了想,捏住了伊凡妮的臉。一如所料,很軟,軟得不現實,甚至比先前捏過的人形的臉軟。這絕對是會讓人想一直玩下去的手感。

 

「怎麼了?」伊凡妮有點疑惑。

「唔…有沒有甚麼感覺?」

「我的臉…被你捏住?」

 

我不說一話,加大了力量,而伊凡妮還是一樣的表情,看來沒有感到力度的分別。我再用力,以至用盡了力,她的表情都一樣。

 

「沒有甚麼特別?」

「沒有。」

 

我放下雙手,伊凡妮繼續玩頭髮。剛才的測試證明了玩家之間的動作,有受到系統的調解,我用盡力捏伊凡妮的臉,她也不會覺得痛。由此可以推斷,伊凡妮先前用火球打到賈斯汀飛開,雖然看上去誇張,但實際上應該不會有多痛。

 

今天刺激而安全的作戰,連同剛才那些痴女般的NPC,也是要讓玩家盡興的設計吧?我看了看系統屏幕,發現多了伊凡妮、馬特和賈斯汀在社交欄,但後面兩人正在「請勿騷擾」模式,原因也顯而易見。不知為何,我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頭。

 

「對了,伊凡妮,睡覺吧。」

「你、你、你在說甚麼?」

「…是我的語病,妳睡床上,我睡地下好了。」

「哈?」

「我們對一對時鐘。」

「怎麼了?」

「現在是晚上八時,我們進了這個遊戲共六個小時,換算計現實世界就過了十八分鐘。首先,設定現實時間三小時又四十二分後強制從遊戲登出,而現在我們就在遊戲中小睡至明早六時吧。」

「怎麼了?這麼突然?還有,為什麼我要聽你說?」

 

「我也不知道…但你還記得我們走進去的遊戲大廳吧?那麼多的長期連接者…」我一邊把地下舖好,一邊說著。「為什麼這麼多的人,在這麼死氣沉沉的研究設施一直玩遊戲呢?我總覺…這一切有點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