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完美分離

「所以…那個深藍色頭髮的女生,是你的未婚妻?」父親在視像通話問我。

「…嘛…實際上還未落實…」我有點不好意思的錯開視線。

「天一,這麼好的女生不要放過哦。」母親著緊地說。

「哈、哈哈…」

「是因為撫子吧?」父親看透了。

「呃?那、那也是一個原因呢…」總不能說出撫子的事情吧。

「男孩子就要決斷點。雖然說,撫子的確比較漂亮,但作為妻子還是純樸一點好…」母親認真分析。

「天一?在跟誰談話喔?」伊凡妮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響起。

我轉身過去,看到伊凡妮沒敲門就走了進來。伊凡妮雖然很漂亮,但衣著亦相當具攻擊性。這也許在平時不是大問題,但被父母看到這樣子的女生在房間裡卻相當難解釋。

 

「伊、伊凡妮!」我趕忙用身體遮住鏡頭。

「你在遮住甚麼啦?」伊凡妮皺起眉頭。

「沒、沒甚麼。妳不如先出去?求求妳了,不要讓事情再變得複雜化。」

「哈?很可疑呢。」

「天一?是不是有甚麼事?」母親擔心的聲音由電腦傳來。

「天一,你到底在跟誰說話?」伊凡妮一臉懷疑的樣子。

「不,停下來,走開!」

「讓、讓我看!」

 

我勉力用身體擋住伊凡妮,糾纏了兩下後,就被她推倒了在桌上。伊凡妮立即望向電腦,和爸媽有點尷尬地對望。

 

「那個…天一…這位女孩是?」母親對伊凡妮的衣衫皺起眉頭。

「呀…這是我的同事…」雖然我被伊凡妮壓著,但仍不忘裝作鎮定。

「呃…你們好…」看到我的父母,伊凡妮有點意外。

「唔,我去忙了。」我故作鎮靜的按下終止對話鍵。時至今天,我依然記得父母當時震驚的樣子。

 

「唔…」伊凡妮若有所思的低下頭,坐了在我的床上。

「怎麼了?」

「這是你的爸爸媽媽吧?」伊凡妮看上去有點無奈。

「是的?」

「長得很像呢…」

「這個當然了。」

「姆。」

 

那時的我,完全沒有察覺到伊凡妮的心情。作為人類基因組計劃(Human Genome Project)的產物,她就像一個堆砌出來的拼圖,就算知道誰提供了生殖細胞,她的基因圖譜及後也被刪改過千百萬次了,那樣的話,還真的算有爸媽嗎?

 

她,就是活生生的忒修斯之船(Ship of Theseus)。

 

***

 

自那夜後的幾天裡,我亦逐步得知更多事情。

 

原來凱特琳大姐把女兒擄走的場合,就是在艾蜜莉亞執行任務時,直接把對象射殺。而作為菁英衛隊監督的維克多,非但沒有追捕,而是協助並與凱特琳大姐一起逃走。這應該讓萊大哥再多傷一重吧,深愛的女人原來有個女兒這件事不說,非但沒有向他表明又或者求助,而是與另一個男人跑了。

 

當然,整件事有更多前因。我再往後才知道,原來凱特琳大姐過著放蕩的生活時,曾經與維克多有過一夜之情,而維克多那時還是個入世未深的小男生,自此以後就一直對凱特琳大姐念念不忘。看來,維克多早就知道艾蜜莉亞的事情,那時給我看到她的照片,也是預算我會從中幫助。雖然,到最後出手的卻是撫子。

 

對了,艾蜜莉亞後來被寄養在芙蕾亞家,然後也就進到了永願學園(Collegium Aeternum)。畢竟這個世上沒多少個見識過菁英衛隊的黑暗,卻能全身而退又活得怡然自得的人。能夠受到那樣的人監護,對艾蜜莉亞來說也是好事。聽說,當時凱特琳大姐是跪在地上拜託路易莎媽媽的。這都是後話。

 

愛蓮大姐,以及整個跳針小隊突然離開也是因為此事。由於凱特琳大姐和維克多一起跑了,整個菁英衛隊立即停止了一切對外工作,把所有人員調回總部重整。愛蓮大姐雖然不擅文書人事,但怎樣說也是「菁英七花」之一,所以也逃不過被拉去暫任行政。米雅基本上都在幫忙,而較閒的月和安德就去了研究對電磁波攻擊的新方案。畢竟,月的機砲的電池竟然在作戰時失靈,這直指某些有【齒輪病】的敵人,能夠攻擊最原始的電子系統,這亦代表了二十世紀的戰車難以作為與之抗衡的手段。雖然在她們離開總部時未能完成,但那初步的方案,的確讓我們在後來的「欣嫩子谷之門」一役時未至於全然無助。

 

羅根上尉在聽到消息後,那天晚上就辭退了陸戰隊的職務。從他給我的電郵裡得知,他把獎金都拿來買了對付【齒輪病】的血清,一堆火藥兵器以致生產槍械砲彈的工具,又靠馬桑的人脈運送到了蘇格蘭。我們後來再會了。

 

馬桑則暗中委託我,將有關【齒輪病】和「歐幾里得第四十七提案」的情報傳到”I”的聯絡地址。那時我沒有再想太多,因為上次把資料寄出後甚麼也沒有發生。後來才知道,這實在不能怪”I”,要怪就怪”I”的上司。

 

萊大哥自這件事以後,一直沒能恢復過來。每天就躲在自己的房間裡喝酒,軍團的大小事務則由宥媛──新上任的軍團秘書負責。宥媛的辦事能力與黑暗的性格,得到蒂埃里的欣賞,也就被推舉到秘書之位了。

 

***

 

「姆。」伊凡妮用食指戳我的臉。

「呀,不好意思,分神了。找我有甚麼事?是有關明天的任務嗎?」

「沒甚麼。」

「…」

 

伊凡妮會加入百慕達輔助軍的原因無他,就是作為聯合企業新生代幹部的實習訓練而已。蒂埃里在眾人面前看似開玩笑的對話是認真的,順應他惡劣的趣味,手執大權的宥媛,就把照顧伊凡妮的重任交給我。蒂埃里說只要我成事的話,就可以立即拿到一千萬,我當然沒有理會。他沒有留下,當晚就離開了。

 

「想不到倫敦市也有這麼沉悶的地方…」伊凡妮自說自的在我床上滾來滾去。

「這裡始終是軍營…」我把行李包好。

「吶吶,出去玩吧。」

「這麼晚了…」我嘆氣。「我也沒多少錢…」

「給你錢。」

「…」

 

作為聯合企業幹部而生產的超級改造人類,伊凡妮基本上萬事全能,沒有甚麼特別不擅長的地方。還有──她是一名【現實操縱者(Reality Bender)】──能夠隨著意念改變現實。雖然後來遇到艾芙拉後,才明白她實際上是個【現象強化者(Phenomena Actuator)】。強化記憶力和體力那麼實在的能力不用說,但想不到竟然連【操縱現實】的人也生產了出來。以結論而言,聯合企業掌握的【災害科技】,實在深不見底。我們糾結不要把【災害技術】交給聯合企業,但聯合企業卻好像個沒有特別在意的超級收藏家,收到多一件玩具也不會特別高興,少一件的話,則待另一個人給他好了。

 

說遠了。伊凡妮有弱點嗎?真要說的話,就是欠缺常識,跟沒甚麼人生經驗的大小姐一樣。

 

「喂,本小姐在跟你說話哦。」

「呀,不好意思,分神了…」

「真是的,尊貴的我跟你說話,就是你的光榮了,你怎麼不懂珍惜哦。」

「…」

「怎麼不說話了。」

「嘛…」

「姆。」

 

一道無形的力突然把我扔到了床上,然後伊凡妮就硬生生的坐在我身上。問也不用問,很明顯是她在【操縱現實】,用魔神的力量鬧小孩子脾氣。正當我還在不知所措,她就用力捏我的臉。

 

「你到底有甚麼不滿啦!?」

「沒…沒…」

「快說!」

「都說沒有!比起這個,妳能不能快點下來…」

「還在抵賴!」

 

「天一…?」芙蕾亞走了進來,看到伊凡妮和我在床上。

「芙、芙蕾亞,妳聽我的解釋…」我緊張地說道。

 

在伊凡妮半秒遲疑時,芙蕾亞已經跑到床邊,用側頭鎖(rear naked choke)把她制服。

 

「等、等等!!呼!呼吸──!」伊凡妮用力拍打芙蕾亞的手臂。

「問答無用。」

「阿啦阿啦。」撫子走了進來,看著混亂的我們。

 

***

 

「差、差點死了。」掙脫的伊凡妮用力吸氣。

「誰叫妳對我未婚夫出手。」芙蕾亞露出殺氣。

「所以嘛,痛楚和缺氧是對付【現實操縱者】的有效方法呢。」撫子說。

 

***

 

伊凡妮不是第一次被打的了。早前,為要示範她的力量,就表演了用意念把子彈停下來。雖然,她也的確戴著動力消除器(Kinetic Canceller),但這個昂貴的玩意頂多只能停下幾發電磁步槍的子彈,然而伊凡妮卻連大型機械人的主砲也擋下了。而且不止一發,大型機械人的砲彈射光了,動力消除器還剩下八成蓄能,過了幾秒後又回到百份百的水平。

 

看到這個的芙蕾亞感到很好奇,提出了交手的要求,信心滿滿的伊凡妮爽朗地答應。結果,我們看到芙蕾亞以各種出奇不意的方式,把伊凡妮壓著打。

 

「只要是出奇不意的攻擊就擋不了。」芙蕾亞平淡地解釋。

 

芙蕾亞的出奇不意──包括假動作,同時多向攻擊,盲點,還有接近瞬間移動的身法。經過三十回合後,伊凡妮的心裡烙下了無法泯滅的陰影。

 

***

 

「姆。」伊凡妮賭氣的抱緊我,雖然感覺著實不差,但芙蕾亞的殺氣卻不是蓋的。

「那個…伊凡妮?」我沒好氣的。「外邊有那麼多男生,為什麼要纏著我?」

「為什麼不?你還未結婚的吧?那就還是自由的吧。」
撫子和芙蕾亞都是困惑多於生氣。

 

「伊凡妮,如果妳未來老公結婚前是個四處睡的花花公子,妳會覺得怎樣?」撫子問。「妳能夠接受嗎?」

「嘛…一定要說的話,當然是不開心…但是這也是沒法子的吧?一般來說都一定要接受的吧?始終是結婚前的事。」

「…」

 

「那麼…妳既然知道天一…咳…天一是我未婚夫,為什麼還要纏著他?」

「為什麼嘛…我們不是朋友嗎?」

「???」

「既然是朋友的未婚夫,那麼發生男女關係也是常識吧。」

 

「等一下。」我捏住伊凡妮的臉蛋。「這些常識是從哪學來的?」

「學來…?常識要學的嗎?影片劇集都是這樣的吧?」

「…」

 

「伊凡妮?」撫子眉頭深皺。「妳…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跟男生撒嬌?」

「不,這是第一次。沒想到天一還滿好抱的…等一下!妳們想怎樣!?」

 

「原來如此,接受再教育吧。」芙蕾亞和撫子把伊凡妮一頭一腳的抬走。

 

「早點休息吧,明天就要開始新任務了。」芙蕾亞以正妻的口吻命令。

「是、是的。」我汗顏揮手。

 

***

 

經歷了兩次出死入生的任務後,服事這位單純的大小姐實在是件優差。我把行李收拾好,準備明天與馬特和賈斯汀陪伴她,去視察聯合企業在黑暗地帶(black site)的設施。

 

準備休息的我,拿起了二十世紀流行的管家與大小姐漫畫看,心想這只是個僕役般的跑腿,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然而,聯合企業的隱秘設施,又可以單純得到那裡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