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這美好的世界

我打開手機,發現一封相當龐大的電郵,裡面裝著以數千Tb的資料,此外就是一大堆私人通訊和新聞。因為實在太累,所以關上手機遲點再看,卻發覺到跳針小隊很嚴肅地討論著甚麼。

 

「各位。」愛蓮一臉嚴肅的們宣佈。「發生了些事情,我們一會要立即回到菁英衛隊的總部。好好保重,保持聯絡。」

下船後,跳針小隊緊緊地抱了抱特麗娜道別。

 

「天一、芙蕾亞,事情大條了,你們要小心。」愛蓮認真地說著,然後咳了咳。「嘛…我可是很期待你們結婚,那麼我就可以…」

 

愛蓮未說完,就被安德硬生生地拖上了迎接她們的車。大家經歷了多次戰鬥後徹夜趕路,也相當的累。時間已經深夜了,我跳上了車就睡著了。起來時,已經回到了基地。

 

***

 

始終已經夜深,基地沒有甚麼動靜也不出奇,也沒有人迎接我們。

 

除了撫子。

 

但是,我到底要對她說甚麼呢?

 

正當我下了車,心裡還猶豫著的時候,撫子就走了過來。她張開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在我身後的芙蕾亞。芙蕾亞首先有點錯愕,但很快就回過神來,拍拍她的肩膀。

 

就在此時,我看到了撫子的外置骨骼,補上了L部件──也就是腰椎的部份。

 

看來在這幾天,神經侵蝕又惡化了。

 

但我實在太累,也可能是我根本不知道要怎樣面對撫子,我就那樣走回房間,倒頭睡了。

 

那時,我還未知道這一切的真相。

 

***

 

在我再次起來,張開眼睛時,首先看到的是睡在一旁的撫子。她烏長的秀髮散落在枕邊,正用深情的眼神看著我。

 

「…撫、撫子!你的腰椎──」我想再說下去,卻被撫子用食指封住嘴。她把我抱緊,用柔軟的身體壓住我,把嘴唇湊到我的耳朵旁。正當我不知所措時,她就用差點聽不到的聲音說:「沒時間解釋,梳洗後立即外出。」

 

***

 

在我飛快地淋浴後,發現芙蕾亞來了我房間,看到我洗澡出來有點不好意思。

 

「怎麼這個程度就臉紅了?」撫子逗著芙蕾亞,而芙蕾亞則是臉紅轉了過去。

 

「老公?快點換衣服,今天三個人一起去約♥會。」

 

***

 

撫子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似的,一路與我們笑鬧著。我們乘車外出,到達了倫敦市外的舊城區,又徒步走了好一會,來到一間酒吧餐廳。餐廳的門相當厚重,侍應又把我們帶到一個廂房裡,記下我們點的菜就走了出去。

 

「看看你們的手機吧。」撫子揚一揚秀髮。

 

我看了看,手機竟然收不到訊號。這個時代,理應任何地方都可以接到互聯網,看來這間酒吧做了特殊的阻隔措施。

 

「千年以來,酒吧的門一直阻隔著外邊的世界,保護在黑暗中的盜賊和流氓。」撫子說。「現在,則是讓想隱身的人可以有些私人空間。」

 

「沒有…監聽嗎?」我緊慎地問道。

「已經掃瞄過了。」撫子回答。

「所以…這到底…」芙蕾亞疑問著。

 

「老公,你也收到了那個大得可怕的電郵吧?用全息模式放出來看看。」

 

芙蕾亞有點疑惑地看著我,看來她也不知道裡面是甚麼。

 

***

 

電郵沒有來源,也沒有內容描述,也沒有暗藏的病毒。單看檔案名字,應該是一大堆立體影片。我把手機放到桌上,把畫面投映到廂房的一角。

 

影片一開始就看到了凱特琳大姐,穿著熱褲的坐在沙發上。不知為何,這個場景有點眼熟。

 

「能否先告訴我妳的年齡?」一把大叔的聲音問道。

「二十九歲。」凱特琳大姐笑著。

「二十九歲…已經工作了吧?」

「是秘書。」

「是秘書。阿…嘿…那身高體重是多少呢?」

「身高是166cm,體重是55kg。」

「55…現在是有做甚麼運動嗎?我看妳身體還滿結實的。」

「倒是沒有特別在做甚麼,但是有在健身。」

「現在有男朋友嗎?」

 

對答內容越來越詭異,然後,凱特琳大姐很唐突的脫掉衣服。

 

「不、不准看!」被嚇到的芙蕾亞慌忙把我的眼睛遮著。

「跳看吧。」撫子說。

 

雖然看不到畫面,但卻聽到凱特琳大姐的慘叫聲。

 

***

 

侍應把豐富的早餐放下後,就關門離開了。

 

「那個電郵裡的所有影片,都是凱特琳大姐的『任務紀錄』。」撫子解說道。「是凱特琳大姐得手後,由神秘人發給百慕達輔助軍和菁英衛隊的所有人。」

「凱特琳大姐得手?神秘人?」我還有點不知所以,而芙蕾亞則依然在吃驚。

「這是一項交易。」撫子說。

 

「凱特琳會把納米藥物的配方以及軌道砲的加密協定(cryptographic protocol)給我…而代價是我協助她劫走女兒。」撫子碰了碰我的手機,立即就投映出一個女孩的映像。

 

那正是維克多給我看過的那個女孩,在她身旁是拉著她跑的凱特琳大姐。

 

「她叫艾蜜莉亞(Amelia)。是凱特琳年少時,墮胎後由人工子宮養活的孩子。」撫子淡淡地說著。「艾蜜莉亞一直也不知道自己有媽媽…直至到兩天前。」

 

「這到底是甚麼一回事?」我勉力整理思緒,嘗試把過去的事情統合起來。

 

「天一、芙蕾亞,你們的任務,遠比想像中複雜。」撫子繼續說。

 

「凱特琳大姐因為墮胎手術而失去生育能力,一直以為這輩子已經無事可牽掛…直至到一年前,才得知自己唯一的女兒還在生,還在菁英衛隊之內。」撫子喝了口茶。「為了不讓她步上自己的後塵…所以就把她硬生生的擄走了。」

 

「這究竟…那些影片又是…?」芙蕾亞始終不解。

 

「艾蜜莉亞…假若沒有人從中作梗的話,應該只會成為另一名迷途少女。」撫子解釋。「但是…有人卻把她當作人質,脅逼凱特琳大姐去跟不同的男人…進行『任務』。」

 

「等等,這是她在加入為百慕達輔助軍前的事吧?」我還是不太明白。

「…加入百慕達輔助軍前後也繼續在進行…」

「那麼…萊大哥…!?他知道的嗎?為什麼!?」

「『我寧可作為最差勁的女人…也不要作不及格的母親。』凱特琳大姐是這樣說的。萊大哥看來一直都被幸福地瞞在鼓裡,直至到兩天前…」

「等一下、為什麼要這樣做?沒有其他人可以代替嗎?這樣不就…!?」

 

「這一切根本沒有甚麼必要的原因,這只是百慕達輔助軍──還有菁英衛隊的上級管理者──聯合企業總經理──蒂埃里(Thierry)的喜好而已。」撫子嚴肅地說。「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他喜歡損人不利己──嗯,有點不太正確,這對他來說是好事,至少是一件有趣的事。他樂見別人的痛苦,而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背叛與離異。」

 

我和芙蕾亞皺緊眉頭,沒能理解當中的邏輯。

 

「不能理解是好事,能夠理解的話就糟了。」撫子察覺到我們的異樣。

 

「妳是說…凱特琳大姐要執行這些『任務』…還有散佈這些影片…都只為了滿足那個蒂埃里的喜好…」芙蕾亞的聲音空洞,無法接受這毫無實際意義的行為。

 

「是的。」撫子說。「現在的萊大哥,應該是最痛苦的人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撫子,你的腰椎…!」我差點叫了出來。

 

「…是的,就算有了納米藥物,使用過載也會加速侵蝕…」撫子溫柔地看著我。「但是呢…老公…芙蕾亞…你們能夠安全回來,實在太好了…」

 

「撫子,為什麼!」芙蕾亞激動起來。

 

「你們的任務,本來就是一個必死的賭局。」

「甚麼?」

「假若不是軌道砲的話,是不可能完成任務的吧?上頭…早就知道敵人有多凶險,整個任務也頂多是個測量【齒輪病】有多少軍用潛力的實驗而已。」

「就只是實驗…嗎?」

 

***

 

接著,我和撫子講解了整個任務的所見所聞,我們怎樣被圖基黨和神秘的敵人偷襲,與高地軍和氏族還有夏普先生一起攻打據點的事情等等。

 

「不愧是我的老公。」撫子溫柔地笑。「那天我不在了…也要用同樣的毅力去照顧芙蕾亞…」

「撫子!」芙蕾亞緊張地說。

「凱特琳大姐給的藥物只夠用半個月…」撫子平靜地說。「納米藥物必需由量子製造機(Quantum Fabricator)生產,每個月的劑量就要價三十萬票據。出現抗藥性後,就要更多,更複雜,更昂貴的藥物…」

 

撫子說得一點也沒錯…三十萬票據的話,已經足夠購買不少地方的小房子了…要讓撫子繼續活下去的話,是不可能的事。

 

「你們倆好好的活下去,就已經足夠了。」撫子閉上了眼睛。「我是第三世代人形撫子,只為了滿全主人的幸福而活。」

 

「撫子…」芙蕾亞只覺難受。

 

***

 

然而,我們心中的悲傷卻被更大的疑惑遮蓋了。

 

我們走出了酒吧後,就立即收到了匯款通知:我和芙蕾亞各收到了二百萬票據,而描述是:順利完成任務。

 

***

 

收到款項,我和芙蕾亞當然開心,我們倆的份加起來,也應該足夠撫子多活一年。然而,拿著無用的資料回來,是不可能有多一倍的獎金的吧?倒不如說,這樣子也算完成任務,實在是太出奇了。

 

這個問題很快有了答案。

 

我們一進入基地,就被人形小姐指示往簡報室去。我打開了門,就看到了不認識的一男一女。那個男人有著一頭深紅長髮,看上去有四十歲,穿著前衛又有品味的西服。而另一位女生把深黃的長髮扎成高馬尾,褐色的膚色和粉紅的瞳色加上特意曝露的制服相當不妙。雖然如此,她看上去相當年輕,穿著與之不配的衣服讓我感到有點困惑。注意到我充滿疑問的眼神,那個女生好像有點不滿。

 

還有,兩人都有共通點,就是耳朵很尖。那位女生比男人的更要尖得多,看起來就像奇幻世界妖精,但就穿上了現代的衣服。

 

「喔!是軍師天一!你們的表演實在太精彩了!聯合私家軍和民兵,拿著陳舊的廢鐵打敗了歐幾里得第四十七提案(The 47th Proposition of Euclid),實在太精彩了!」那個男人的笑聲讓人厭惡。

 

「這就是蒂埃里…」撫子不快地說。

 

歐幾里得第四十七提案?難道這就是謎之敵人?為什麼他會知道的?果然…

 

「還有,宥媛的照相式記憶(Eidetic memory)實在太有趣了,五百多頁的【手冊】就那樣子抄出來,強化基因萬歲!」蒂埃里狂氣地笑。「這場打賭讓我贏了五百億有多!哈哈哈哈!」

 

聽著蒂埃里說話,在場的大家都一臉不快。本來以為宥媛只是看資料寫報告而已,沒能想到竟然可以過目不忘,把整部【手冊】抄了出來。

 

「呀對了,天一君,你很缺錢吧?」蒂埃里陰笑。「你還是隻童子雞吧?給你一千萬,現在就跟伊凡妮一起轉大人──」

 

芙蕾亞正想上前給他一巴掌,蒂埃里就突然凌空向上一飛,然後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甚麼!?」芙蕾亞嚇了嚇,大家都張開了嘴,被超自然的現象震懾。

 

「死老頭,我的事不到你管!!!」伊凡妮滿臉通紅,又羞又怒。

 

「阿呵呵,真是害羞的小女孩呢。妳不是喜歡純情專一的小男生嗎──」

 

說話未完,蒂埃里又被凌空扔起再摔倒在地。

 

「大力一點!再大力一點!阿呵呵呵呵呵──」

 

「【現實操縱者(Reality bender)】…」馬桑一臉鐵青的對羅倫說。「聯合企業…已經掌握了惡魔的能力嗎?」

 

***

 

當我們在鬧時,萊大哥獨自在房間,把凱特琳大姐的影片看了一遍又一遍。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萊大哥淚流滿面,否認著眼前的現實。

 

「嘛嘛~看著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抱,竟然興奮起來了。」宥媛鄙視譏笑著,不懷好意的戴起膠手套。「真是不爭氣的變態,讓我來幫你吧♥~」

 

「宥媛!!甚麼時候,妳想做甚麼!?」

 

「坦率地承認吧,你是個看著老婆被其他男人抱,就會興奮起來的變態。」宥媛邪惡地笑了。「萊♥軍♥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