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在彩虹的彼方

「是這樣嗎?」夏普先生問偵察隊員。「真是這樣?」

「怎麼了?」羅根問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唔。」夏普先生有點疑惑。「報告是流星打落在斯托諾韋基地上,把它完全摧毀。」

「那麼…有多少顆『流星』?」馬特問道。

「至少有十數顆。」

「十數顆『流星』,突然精準地落在同一個範圍?」

「唉。」夏普先生嘆了口氣,任誰也知道這是沒有可能的事。

「不會吧…」羅根托著下巴思考。

「羅根,有甚麼頭緒?」馬桑轉頭問。

「不,這不可能。」

「想到甚麼就照直說吧。」

「咳咳。」羅根一改輕鬆的態度,正經地說道。

 

「大家也知道,聯合企業在航天方面亦有很強的實力吧?」

「這個當然,來往木星的自動採礦船也是它們生產和營運的。」我插嘴。「這也使聯合企業成為了融合燃料──He3的最大供應商。」

「你想說的究竟是…」馬桑接著說。

「…軌道砲擊(Orbital Strike)。」羅根深呼吸。

 

明白的人都倒抽一口涼氣,而不明白的則疑惑地等待解釋。

 

「真的嗎…」馬桑認真地思考。「不,如果是聯合企業的話…也許…」

「你們到底在說甚麼?」宥媛問道。

「…簡單地說,就是聯合企業在太空設立的對地攻擊系統,應該是整個地球也可以攻擊的吧。」安德解釋說。「雖然有聽說過,但一直都沒有特別放在心上,然而…」

「然而,本來以為在電磁污染區就無法使用新世代武器。但沒想到的是,只要遠如太空,還是可以的嗎…」愛蓮接著說。

 

「竟然可以從太空精準狙擊…」夏普先生心裡一涼。

「…嗯。這一直以來也只是傳言而已,沒想過這個系統真的存在。」愛蓮認真地說。「理論上是可以用來對付地面上的【災害】的吧?」

「對沒有抗物理屏障的【災害】應該都有用。」馬桑補充。

「等一下,這個系統也是可以用來攻擊地上任何一個城市的吧?」宥媛說出任人都知的事實。「厲害~」

 

大家沉默不語。

 

「怎樣也好…還是先到斯托諾韋基地看一下吧?」我說。

 

***

 

我們乘坐夏普先生的船渡海,在一片頹垣敗瓦的斯托諾韋基地登陸。曾經堅固的碉堡現在只剩碎石,海防砲台片瓦不存。除此以外,就是遍地的殘骸──各式各樣的【齒輪獸】、【齒輪人】、【齒輪大型】──還有一下未來得及逃命,未來得及自殺的人們。穿著平民衣服的這些人…應該也是敵人吧?竟然有這麼多…

 

單從這些殘骸就可以知道,這裡的軍力,比高地軍和氏族加起來有三倍之多。假若沒有軌道砲擊,我們是不可能攻下斯托諾韋基地的。

 

「不要走太遠,不然砲擊打不到。」夏普先生吩咐,只怕有些【齒輪獸】未死。

 

我們穿著重得要命的裝甲,在廢墟中行走。雖然沒有敵人,但要在瓦礫下找到有用情報,卻成為了另一種挑戰。不到一會,我們就決定讓高地軍設下防衛陣地,讓非戰鬥人員脫下裝備,拿起鏟子行動。在工作了半個多小時後,我們也想放棄了:在這麼強烈的砲轟下,應該沒有東西會剩下來。

 

除非,那是在地下的防核設施…

 

「找到了!」馬特大喊。

 

***

 

「小心點。」愛蓮打點大家。「地下設施真的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

 

機械升降機壞掉了,只能一層一層的走樓梯。沒有了月的機砲,就要靠為數不多的重型武器,大家亦因此相當緊慎。向下走了約八十米後,我們進入了地下設施。我們相當走運,一個把守的敵人也沒有。

 

我當時想,這座堡壘在電磁污染區無堅不摧,何需擔心被入侵?敵人也想不到會被軌道砲擊吧?開始打擊後,也來不及逃生了──所以地下設施也就沒有敵人。

 

這個推論正確,但也只是原因之一。

 

***

 

「安全,沒有人。」月說道。

 

雖然地面受到軌道砲擊,但地下設施依然完好,看來是建設時就想要能抵住核戰吧。這裡並不算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簡單的生活設施、日用品儲存、醫療室、武器庫、衛生設施、化學實驗室、生物實驗室、拘留設施等等一應俱全。然而,這裡一切都妥當清潔,卻鮮有使用痕跡。

 

「呼。」愛蓮放下了盾牌。「這玩意真的有點重。」

 

「分析小隊,是時候工作了。」

 

***

 

芙蕾亞和宥媛看了看實驗室,但是裡面一點東西也沒有。我則先到了檔案室,所幸的是,這裡的文件都未被銷毀。

 

我翻了一下,立時發現聯合企業信頭的報告,由陸戰隊的行政人員簽署。

 

「【齒輪病】報告﹝四十七﹞

 

經過雅克德羅博士的修整,已將【齒輪病】的空氣傳染性完全消除,體液傳染控制在95%,一般接觸傳染性限制到0.1%以下…」

 

甚麼!?不,這的確一如我們的經驗…那麼為什麼一開始要我們帶上兔子?

 

我立即查看文件的時間紀錄,發現這已經是一年多前的文件了。仔細想一想,一開始羅根給我們看的影片,當中的陸戰隊員不就已經沒有穿防護衣物了嗎?不單是因為有使用疫苗,而是因為【齒輪病】早已受到控制!

 

「受到感染而轉化的動物,一如原先生產的【齒輪獸】般,可以【魔子技術】控制。在無法使用人體實驗的情況下,難以驗證【魔子技術】在人類素體的應用性。」

 

生產【齒輪獸】?人體實驗?【魔子技術】又是甚麼?我立即查找接下來的檔案,那大約是半個月後寫成的。

 

「【齒輪獸】實驗報告﹝四十八﹞

 

…在意外受到感染的平民身上,確認了【魔子技術】的理論和實踐。一如【齒輪獸】的情況,轉化後的肢體同樣強韌發達,亦可以利用類同零件快速修復。雅克德羅博士提出,可以與工具甚至武器進行融合實驗…」

 

只要有需要,就會產生「意外」。我繼續查找下一份報告,那是在兩個星期後的事。

 

***

 

「【齒輪獸】實驗報告﹝四十九﹞

 

…融合實驗在理論上成功,與槍械結合後,成為了裝備武器的【齒輪人】。雅克德羅博士提出組合多個個體,以製作更大型的【齒輪融合體】。然而,在缺乏個體的前題下,無法繼續實驗。」

 

***

 

那就是先前遇到的【齒輪大型】吧?應該會有更多「意外」來補充實驗體吧?但是,我找不到接下來的報告,卻發現了其他文件。

 

***

 

「通告:有關斯托諾韋基地研究基地的後續

 

斯機各斯特(Skigersta)地下基地將於三個月後落成,並預計可在及後三個月內投產【齒輪巨神】、【齒輪戰車】及【量產型複合齒輪兵】。在此期間,庫存之【試作型複合齒輪兵】將用作據點防守之用。在【齒輪軍】準備好,實行北不列巔攻略戰前,將使用托諾韋基地庫存之【齒輪獸】及【齒輪人】作游擊活動,弱化各地反抗勢力。

 

所有當期研究資料將轉移至斯機各斯特地下基地,舊資料暫時封存,容後處理。」

 

這個通告的格式與先前看到的文件差不多,亦用上了聯合企業的信頭,但下款卻不是陸戰隊的行政部,而是印上了那個在阿勒浦看過的「圖案」──新娘之座。

 

「有沒有發現甚麼?」馬桑和羅根走了進來,隨後的是宥媛和夏普先生。

「敵人好像建立了新的基地,所以這裡才空無一人。」

「甚麼?在那裡?」

「斯機各斯特。」我緊張地回答。「但是,事情遠不止於此…」

 

我趕快綜合了剛得知的情報,大家都用心聽著。原來我們一直遇到的,很可能只是敵人用來打游擊的棄子。但就算是這樣,它們都已耗盡了我們的軍力。假若敵人全力來襲的話,實在不堪設想。

 

「斯機各斯特嗎…就是在這裡以北,約兩個小時的路程。」夏普先生說。

「現在過了多久?」羅根問道。

「大約一小時。」馬桑說。「假若如是的話,我們要盡快徹離。」

「好的,我盡快看看還有甚麼。」

 

***

 

各方人員迅速把可以利用的物資取走,我們分析小隊三人全神慣注,全速翻看文件。但是,其中絕大部份也是無聊的官僚通訊,沒有甚麼有用的資料。這時,我注意到在一旁的小夾萬。

 

「有沒有人有炸藥吧?」

 

***

 

沒有甚麼問題是炸藥解決不了的。

 

不出所料──夾萬裡有一本【魔子技術】「手冊」。雖然說是「手冊」,卻也只是一大個硬皮檔案夾,釘著一大疊紙。不知為何,我本能地不想打開來看,但是時間不多,而且這也是工作的一部份,也就硬著頭皮打開了。

 

「機密

【魔子技術】手冊

2117年12月版

 

目錄

總論

魔子幾何學及其應用

【齒輪獸】:動物的應用

【齒輪人】:人類的應用及融合技術初探

【複合齒輪兵】:複數人類融合體

【齒輪戰車】:人類作為永動引擎

【齒輪巨神】:電磁污染區的大型機械

…」

 

看著冰冷的文字,描述如何科學地把人類當作物料,我的呼吸亦不自覺地急促起來。

 

「總論

 

在電磁污染區發展實用機械是二十二世紀的一大難題。集成電路甚至電池都難以穩定運作…

 

…透過分析【齒輪病】,在顯微鏡下發現了【魔子技術】的初型。經歷了長久的研究和實踐,逐漸發展出【魔子幾何學】,得出將生物轉化為穩定的,可操縱的【齒輪獸】的方法,同時亦將其感染性穩定至可作為軍事用途…

 

…除此以外,【魔子幾何學】亦可將生物轉化為部件。一如【災害】的普遍律質,實驗結果指出人類是最佳的原料──亦只有人類才能作為【齒輪戰車】以致【齒輪巨神】的引擎──」

 

我的心跳越來越快,繼續翻去下一頁。

 

「魔子幾何學及其應用──」

 

就在我讀到標題時,亦看到了一些詭異的幾何圖案。有人說:工具是中性的,只看用者之心。但是,我並不同意這個看法,因為工具的可用性永遠有限。現在的我無法解釋為何,但就在我約略看到那些圖案時,我的心感到一陣寒涼,下反應地合上了這本書。

 

我看過很多壞透的事,但那些幾何形狀所滲透出的邪惡,不單讓人厭惡,亦讓人懼怕。這種感覺,有點像在魯塞尼亞酒廠時──

 

「怎麼了?」有點擔心的芙蕾亞向我伸手。

「不要看!」我大聲一喝,把手冊移開,眾人都吃了一驚。

「讓我看看~」宥媛冷不防的拿走。

「!!」

 

大家被悠然自得的宥媛弄得不知如何反應,連我也遲疑了一下。

 

「不要看下去!」

「怎麼了?」

「裡面的東西,不可以看!」

「這是工作啦,這個要帶回去吧?」

「!!!」

 

宥媛說得一點也沒錯,假若我們無法帶回有用的資料的話,就拿不到獎金,撫子也無法獲得藥物──

 

反正敵人有著更新版本的手冊,把這本帶回去也沒差吧──

 

沒差個鬼!

 

「馬桑,這本書一定不可以帶回去。」我緊張得喘氣。「裡面記載了【魔子技術】及【齒輪獸】的制造方法。」

 

馬桑和羅根臉色一沉。

 

「宥媛,真的嗎?」芙蕾亞有點吃驚。

「是真的。」宥媛神態自若的繼續翻頁。「你們想要扮演好人沒有問題,但至少讓我看完,寫個報告交差吧,難度你們想撫子死嗎?」

「那!」芙蕾亞被駁得無法回答。愛蓮樣子很不爽,好像想出手。

 

「愛蓮,芙蕾亞,宥媛說得沒錯。」我勉力冷靜,出言制止。「請看著,宥媛看完後就把這裡所有文件燒掉。一張紙也不可以帶回去,照片也不可。」

 

「我去拍些照片充數,十分鐘就好。」

 

***

 

我們在斯托諾韋基地逗留了一個半小時就撤退了。臨走前,我們把整個地下基地燒燬,然後再用炸藥封閉入口。我們的任務完成了,但得知敵人大軍將至,實在高興不起來。

 

「諸位,難得機會,不如就坐這架船環遊蘇格蘭,然後經由坎特伯里(Cantebury)回去吧?」看到納悶的我們,夏普先生特意誇張地說。

「不怕敵人嗎?」

「呵呵,敵人可要是生鏽鐵造的,最怕就是海水。」夏普先生笑了笑。「假若他們再敢渡海過來,也要先打敗我的砲艦。」

「蘇格蘭人,果然勇敢過人。」羅根點頭笑了笑。

 

***

 

我們繞著遠路,走過黃昏,看著星空歸航。到達非污染區水域時,已經是凌晨。

 

帶著這些照片和報告回去,撫子也能得救吧?

 

至少,可以多活幾個月吧。

 

如此想著的我,從保護箱拿出了手機,與大家一起收到極為意外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