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妳的夢境終會成真

「大女孩!交給妳了!」一名兵士喊道。

「好!」月豪爽地回答。

 

說時遲那時快,月把機砲對準了【齒輪人】。扣著了板機一秒,用百發子彈把【齒輪人】的身體切開。【齒輪人】雖然受到必死的攻擊,在倒底時依然扣下了板機,十多發流彈打中了牆壁和愛蓮的盾牌,高地軍士兵則安全地躲了在後。

 

「他們是這樣子在俄羅斯砍樹的吧?哈哈哈!」愛蓮笑著。

***

 

稍早,夏普先生的砲艇對阿勒浦的碉堡進行打擊,引開了敵人的砲火。先頭部隊順利把外牆鎮壓住,摧毀了數個砲擊陣地。原本阿勒浦就只是聯合企業用來作中轉站的地方,因此並沒有特別加設永久防禦設施。我們的勝利基本上已成定局──

 

若果這是面對一般軍隊的話。

 

這裡的防禦不算很多,但核心的船塢碼頭卻也在藏在碉堡之後。雖然可以就這樣子用炸藥把整個碉堡封上,但這樣子就跟故事裡那些不負責任的,把惡魔封印著的人一樣。就這樣放著的話,始終有天會出事。而且,假若不能徹底確保阿勒浦的安全,這次進攻也是沒有意義的。

 

***

 

結論就是要像一個世紀前的古人一樣,讓拿著單兵兵器的小人兒,走進四面埋伏的碉堡,在狹窄的通道與無盡的轉角裡與怪物作戰。這對比起開闊的平原,實在要危險得多。與一般人類不同,【齒輪獸】是可以吃好幾發子彈才倒下的。不論是沒打中目標,或者流彈誤傷有軍,在狹窄而多彎的通道裡都可以是致命的。

 

這也是氏族和高地軍遲遲沒有進擊阿勒浦的原因。但是,因為我們帶來了裝備和血清,使之變成可能。

 

月和愛蓮分別拿著了XM556機關砲和M240機槍,設置在腰間的穩定器(gimbal)上,掛上盾牌,再穿上超五級防護(NIJ V+)的全身裝甲──就算大量地使用了最尖端的物料,加起上來也超過一百磅。

 

「女超人!繼續前進!」

「遵命!」

 

雖然我們各人也各備了一套同樣的裝甲,但只有愛蓮和月事下了穩定器的訂單。因此馬特、羅倫和米雅頂多只拿住了盾牌和步槍。在後方的我也穿上了重裝甲,拿住步槍,背著榴彈砲,而芙蕾亞則掛上了最大量的戰術刀,手裡拿著鐵矛。雖然我們穿著不可或缺的護甲,但主要負責的還是高地軍,除了火力支援外,還有人背著重機槍和火箭炮。馬桑、羅根和宥媛等人員則留在外邊警戒。

 

阿勒浦碉堡的攻略戰需要極強的合作。使用一般裝備的高地軍從後集中打擊【齒輪狗】等小型敵人,而月和愛蓮則在前頂著攻擊,她們的機砲和機槍則集中打擊有遠程攻擊能力的【齒輪人】,以及壓制期望會遇見的【齒輪熊】。要不是這套最新銳的全覆裝甲,人類的肉身是沒可能與【齒輪獸】在這個空間抗衡的。

 

***

 

大家互相互相照應,經過了半小時的激戰終於進入了核心地區。這裡的空間比前開闊得多,可以確定有不少核心設備,包括船塢等等就在這裡。但正當我們有點輕鬆下來,想確保占領時,遠處的大門打開了。

 

「找掩護!」

 

高地軍立即跑到障礙物後,我和芙蕾亞也緊隨著。拿著盾牌的月和愛蓮立即架好姿勢,馬特和羅倫也準備好射擊。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在門後的,是兩隻…大型的【齒輪獸】。會有猶豫的原因,是這些東西與先前的【齒輪狗】、【齒輪熊】、【齒輪人】甚麼的一點也不像。先前見過的【齒輪獸】,怎樣說也與變異前的樣子一樣,就算一些【齒輪人】已經變化到【齒輪】撐破外皮,但也看起來也有個人樣。

 

然而,這些【齒輪大型】,已經沒有任何型態可言。勉強要形容的話,它們有兩米多高,有著四隻六隻「腳」,然後在「身體」裡伸出四、五支槍──

 

「你來錯了地方!」愛蓮和月扣緊板機,上百發子彈立時射進前方的一隻【齒輪大型】。

 

「嗶────」

 

被打中了多發子彈的【齒輪大型】,發出了刺耳的怪音,而月的機砲就立即停止了。

 

「糟!」月嘗試繼續扣板機,但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大家繼續射擊!不要停!」愛蓮喊著,繼續攻擊。

 

「躂躂躂躂躂!」

在後方的【齒輪大型】受到前面同伴的保護,武器沒有受損,立即向眾人射擊。打中了月和愛蓮。

 

「畜牲!」愛蓮反應地喊道,雖然穿著超級裝甲,但被子彈打中也絕不好受。

「小心!榴彈!」馬特喊道。

 

兩枚高爆彈立即命中【齒輪大型】,它們的部份武器也受到損害,但還有一半武器依然可以射擊,從而轉向了馬特和羅倫。

 

「媽的!」馬特舉著盾牌罵著,雖然子彈短時間內無法打穿裝甲,但要在這情況上彈也不可能。愛蓮雖然持續射擊,但是散落的7.62mm子彈實在沒有太大效果。

 

「讓我來!」我叫道,立即拿出了榴彈發射器。

 

六發高爆榴彈,雖然無法完全破壞【齒輪大型】,但至少把射擊武器盡數破壞。然而,一如其他【齒輪獸】,沒有自保意識的【齒輪大型】只是繼續逼近,完全沒有後退的意思。

 

「重機槍還未好嗎??」愛蓮打光子彈,而馬特和羅倫則還在上榴彈。

 

「讓我來!」

 

芙蕾亞拿著長槍衝了出去,刺進了在前的【齒輪大型】。【齒輪大型】立即伸出一隻腳,抓向芙蕾亞。芙蕾亞立即抽出了兩把戰術刀,把攻擊卡著,在後的【齒輪大型】隨即打向芙蕾亞。

 

「看我的!」

 

我拿著步槍衝了上去,用全身的重量撞開了瞄向芙蕾亞的腳,在零距離打光二十發子彈。芙蕾亞趁機把戰術刀插進【齒輪大型】的暴露關節,封住了一隻腳的行動。

 

「小子們,快點跑開!」

 

我回頭望去,高地軍已把重機槍架好。我們立即跑開,馬特和羅倫就用榴彈砲掩護後退,而愛蓮和月則不忿地拿出手槍射擊。

 

「喔!你們會想躲開點!」士兵喊道。

 

我們來不及疑惑,50口徑的子彈就在【齒輪大型】裡爆出了大火球。幸好我們都走遠了,又穿著護甲,才沒被波及。拿著反物資步槍的士兵一齊射擊,一個又一個火球在【齒輪大型】爆出。

 

「是HEIAP(高爆燃燒穿甲彈)!?」白興奮地叫出。

「小姐們,這是50口徑的特權!」重機槍士笑說。

 

在高地軍的狂熱射擊後,兩隻【齒輪大型】被全然破壞。正當大家想歡呼時,後面卻又出現了第三、四隻【齒輪大型】。

 

「我沒子彈了!」重機槍士叫道。

「看我的,所有人伏在地!」

「甚麼─?」

 

我看了看,原來是拿著火箭砲的士兵。

 

「你這個瘋子──」

 

雖然我們帶來的是城市特化型(AT4 CS),但是依然有很強的爆風。隨著我們震跌在地,吃了火箭的【齒輪大型】被炸個粉碎。

 

***

 

確保了安全後,在外的人員內進搜索,而我們則在休息。

 

「真奇怪呢…」月仔細地檢查機砲。「沒有機件選壞,那就應該是電池沒電…但不可能的呀…」

「不,真的是電池。」亞歷說。「我剛才仔細檢查了其他部份,都是完好的。電池卻是一點電壓也沒有,但奇怪的是,也沒有發生過短路。」

「怎會這樣…」

「我們沒有備用的電池,要再次充電的話,也沒可能趕得上接下來的任務。」亞歷道出事實。

 

「子彈也不太足夠,榴彈還勉強可以,但火箭砲也差不多打光了。」馬特說。

「本來以為有這麼多重型武器,怎麼也夠用,結果還未到目的地就已經要用完。」羅倫說。「在這裡已經有這麼多怪物,斯托諾韋的話,只會有更多。」

 

大家說著說著,我心底的感覺亦愈來愈堅定:聯合企業,應該早就知道會這樣子,才發了相應的裝備吧?真的是因為不夠人手才叫我們來的嗎?整個任務不對勁的地方實在太多。

 

***

 

船塢停著幾艘普通的商用運輸船,敵人應該就是利用它們來運送【齒輪獸】的吧。

 

「真奇怪。」檢查著船隻的哈利說。

「怎麼了?」一旁的羅根問道。

「這裡是電磁污染區,所以是不能夠使用有集成電路科技的機器…」

「是的,所以呢?」

「其他的不提,這幾艘船也是使用二十世紀的柴油發電來作動力等等的,但奇怪的是,電池都毫不例外地清光光,一點電壓也沒有。」

「怎麼說?」

「也不知要怎樣說好…最直接的的影響,就是這些鉛蓄電池應該已完全老化。在取得新電池前,這裡的船應該也不能使用。」

 

***

 

「的確如預想中的一樣。」在指揮室的馬桑說。

 

在指揮室裡,又是一堆自殺了的無名人,依然沒看到任何一個聯合企業陸戰隊員。身上全無証件,在一旁是早已化為灰燼的不名文件。又一次全無所獲。

 

「全部資料都被銷毀了。」我翻箱倒櫃。「等一下…」

 

在一個小角落裡,我找到一個印章。不,那是一個漆印,今天只會在電影裡見到的文具,在二十世紀時也算少用。應該是這樣才會出現失誤,忘了要銷毀。翻過來看,是一個很簡單的圖型,有大中小三個正方,然後在中間堆了一個三角出來。除此以外,一個字也沒有。

 

當時大家沒有任何輔助資料,也就想不到那是甚麼。假若我們能早點知道這個圖案,「新娘之座(Bride’s Chair)」的隱含意義的話,也許能更早的理解到這一切是甚麼的一回事。

 

***

 

馬桑和羅根仔細地檢視了餘下的資源、以及這個基地的線索,意識到實在無法以同樣的力量攻略斯托諾韋基地。

 

就在威廉和各氏族在外歡呼時,馬桑找了夏普先生談。

 

「夏普先生,斯托諾韋基地的戰力,對比起這裡,到底差多少?」

「我的情報只有從海上用肉眼觀察得來的…單建築物的話,佔地差不多四倍大,還有好些砲台,使船隻無法接近。」

「這樣子的話,應該是沒法子再打下去的了。」

「說實在的,假若可以的話,真的很想把敵人完全消滅──」

 

「碰──碰──碰──」

 

就在馬桑和夏普先生談話時,斯托諾韋基地被天上而來的砲彈打擊。原本難以繼續的任務,亦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