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生命黑暗時就是光明

早上。張開眼睛,沒有絲毫睡意。不是擔心今天的作戰,而是因為昨天的撫子。

 

到了最後,依然沒有問到她到底是人、還是人形。如果她說:不是,那麼一切就繼續如常嗎?如果她說:是,那麼現在的一切會改變嗎?而這個答案,是事實還是謊言呢?

 

就如同「妳愛我嗎?」的問題一樣,這都是無法認知的。「中國房間」級別人工智能的完美行動程序,早已讓人難分真假。此刻我意識到,愛上從不存在的幻影、戀上消失的戀人,是何等痛苦的事。當我在思考哲學的問題時,我又發現穿著性感睡裙的愛蓮在我身旁,用很差的睡姿睡著。

我按照慣例用手指戳她的臉,沒有反應。戳了多幾下,依然沒反應;她睡得很沉,毫無防備。現在出手的話,一定會成功,反正她就是想這樣吧?用身體來換取愛情,還真的是單純得可愛,卻也帶著些許的傷感。讓肉體成為洩慾的工具,為的就是討好,只求瞬間快感的人;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著。

 

想到這裡,我摸了摸她的頭,下床去梳洗。在刷牙時想到,有著一流模特兒身材的愛蓮大姐,會這麼率性又單純,也許在心底裡,她也不過是個想被人愛的寂寞女生而已。

 

結果我換好衣服,準備去吃早餐時,愛蓮依然在睡。也許是熬夜了吧?不理了。就在我打開房門時,發現吃了一驚的米雅。應該是在找愛蓮吧?

 

「喔,早安。要找愛蓮嗎?她還在睡。可能昨晚太夜了吧?剛才怎樣也弄不醒她。我先去吃早餐了,一會見。」

 

我結果是拿了盤子和食物,坐了下來才想到,米雅聽到後樣子會那麼震驚的原因。算了。米雅和愛蓮是我吃完正餐,再去取水果時才到達餐廳的。愛蓮整個人都表現得很害羞,完全在避開我的視線,米雅則很擔心的樣子。在我想著她們到底在鬧甚麼時,米雅用很妒忌又很鄙視的眼神看著我。

 

好吧,既然這樣,就跟妳玩鬧一下。

 

當我正在打著鬼主意時,突然被人從後面抱住。我轉過身去,看到站著的芙蕾亞在用奇怪的表情看著我,還有抱住我的撫子。

 

「唔…是愛蓮。但是,沒有奇怪的味道。」撫子把頭埋在我身上,近距離地呼吸。「這是獎♥勵。」

我還在反應不過來時,她就輕輕親了我一下,然後躲到芙蕾亞身後。

 

「妳、妳、妳在做甚麼哦!?」芙蕾亞滿臉通紅,手足無措。

「你害羞的樣子超可愛的。」撫子從後摟住了芙蕾亞,用小惡魔的聲線說著。「要來個間接接吻嗎?」

 

聽到這句說話的芙蕾亞,好像當機了的站在那裡。撫子則調皮對我笑了一笑,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般。但我卻感覺到,我們之間有一道無法跨越的牆。

 

「好的,大家都到齊了。在吃東西的繼續吃,現在講解接下來的任務。」萊大哥拍拍手。

 

「十分鐘後,我們會啟程,從水路進發到首都,布加勒斯特。預計到達時間是正午十二時。我們會將船停泊在港口,然後轉乘旅遊巴,約一小時多的路程就會到達邊界區。在三時與其他旅客一起,在龍騎士團的保護下前往龍騎士堡,在裡面進行偵察,然後六時與其他旅客一離開。」

 

「所以說,理論上不會有意外發生?」馬特板著臉問道。

「…是的。」萊大哥說完後,笑了兩聲。

「我們會把全副裝備帶上的吧?」

「當然。但在龍騎士堡時為免生疑,就只帶著最低程度的武器。」

 

「我們會混進其他旅客之間,與平民一起行動。」凱特琳大姐說。「龍騎士堡始終是用作建立威信和形象的地方,是不可能有甚麼蠢動作的。」

「萬一真的有意外呢?」馬特追問。

「那麼,就只能待戰術人機來救我們了。」

「…」

 

就在此時,一位人形小姐牽著一個高身的行李箱走了進來,對愛蓮說:「愛蓮小姐,剛才在外面發現這個箱,上面寫著妳的名字。」

 

「是嗎!最後還是趕得上呢。」愛蓮立即回復到平常的樣子。

「隊長,這是甚麼?」米雅問道。

「是我的新‧玩‧具。」愛蓮把行李箱平放在地。

「是新武器嗎?」月就像好奇的小貓圍觀著,而我們也被吸引了過去。

 

愛蓮一面哼著音樂,一面打開行李箱。在裡面的,是一把大得不成比例的重型狙擊槍。

 

「這、這、這──」月興奮地問。

 

「單兵用76mm電磁機炮。」愛蓮雙手拿起那巨型的怪物。「舊世代戰車的火力,還是要靠強化骨骼才拿得起,就這樣還是太重了。」

 

我記得,在火藥兵器年代時,這個級別的炮彈每每用到4磅多的火藥發射,而且都是裝在坦克和戰艦上的。這個威力也打不死龍騎士的話,那也真的無話可說了。

 

「這個…是靠電磁作動能,而實現了小型化的吧?」我問道。

「嗚…是的。」愛蓮嚇了一嚇。「戰術人機因為身體和配備…可以直接裝備30mm機關炮甚至105mm重炮;我們的話就只能找個折衷點。」

「嗯…看起來很厲害嘛。」月摸著機炮說。

「始終是臨時訂造的試製品…」愛蓮若有所思地說道。「槍管的散熱,運作的能量…還有更實際的重量限制,頂多只能帶40發子彈;不做到百發百中的話,可就不妙了。」

「那個,我也幫手帶子彈吧!」月興奮地說。

「我…我也可以。」安德小聲地說。

「我!我也是可以的!」米雅舉手。看來,上一次的對戰對她們的自尊打擊不少。

 

「謝謝妳們;可是,這個箱裡面也只有120發子彈,妳們酌量帶一些就好。更重要的,是幫我在近距離防護。」愛蓮把頭轉向我,然後側一側臉說。「前、前天晚上,不就是用很一般的裝備,加、加上腦袋就打敗了敵人嗎?妳、妳們也要學習一下人家…」

 

「唔──」月和安德突然恍然大悟,米雅則是不忿地「嘖」了一聲。

 

「跳針」果然都在「跳針」。

 

「這枝機炮,就叫做『釘槍(Needler)』吧!」雖然說它很重,愛蓮依然拿起了它擺姿勢。

 

就在我們注意著愛蓮的新玩具時,賈斯汀在一旁和安那托利談話。安那托利的樣子首先有點詫異,然後相當專注地繼續聽,最後就聳聳眉,然後把手放在賈斯汀的肩上點頭。賈斯汀又向他點了點頭。我不久後就知道他們談了甚麼。

 

水路方面實在沒有甚麼好說的,多瑙河的景色很漂亮,美中不足就是我們即將要深入敵陣。到了碼頭也沒有甚麼特別,就是人形們幫我們把裝著滿滿裝備的行李,輕鬆地搬到了旅遊巴上。然而,人形小姐們沒有回到遊艇上,而是一起坐了上來。

 

「甚麼?」萊大哥疑惑地問。

「是偽裝,也是保險。」賈斯汀說。「我拜託安那托利先生,把人形的備用權限給我。危險時,我可以進行聯機以作支援。」

「賈斯汀,下次早一點說。」凱特琳大姐抱怨。賈斯汀則是無所謂的攤攤雙手。

 

聯機的話,應該是像之前那用控制無人機吧。偽裝的話…就是十幾位人形小姐圍住我們5個男人。場面還真的有點讓人尷尬,安那托利則在哈哈大笑。但是,若果人形們可以引開些注意力的話,那還是很值得的。原本我們就因為裝備重量的問題,所以就特別租用了高價的大型豪華旅遊巴,座位都是豪華的沙發;而人形小姐們,則把原來的空位坐好坐滿。

 

芙蕾亞和撫子則在我對面座著,人形小姐們則坐在其他空位。但是,為什麼米雅會坐在我的右面呢?

 

沒有想到整個氣氛會這麼尷尬的。一般來說,芙蕾亞和撫子都會跟我談著生活小事;但是因為昨天的事情,或者是今早的小事件,或者是我右邊一整個不爽的米雅,我們就那樣沉默地坐著。

 

因為很悶,我就轉頭看著在左面的人形小姐。漂亮是必然的了,穿的是頗為大膽的衣服,完全是要讓別人看到似的。說起來,我還真的未近距離接觸過人形。我好奇地撥起了她的頭髮,人形小姐就對我微笑。頭髮相當柔軟,就像綿花糖一樣;用手指戳了她的臉蛋,再捏了捏,相當的有彈性。綜合而言,接觸感比真人更軟,比撫子也要軟。

 

這是取代了現實(reality)的超現實(hyperreality)──比人類要美要強的人形。單單用手摸就差不多要上癮的感覺,照推論在「那方面」的話,應該是設計得讓人試過後就離不開的。現在我開始理解,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男生和女生,會滿足於以人形為伴。既然在生理和心理上的需要都可被一一滿足,那麼就不再需要人類了。只要十年多的供款就能換取一生的快樂,的確是一筆很化算的投資。人口的問題反正透過科技和國家生殖系統也就得到解決,政客也不會因為甚麼真理和原則的問題跟民眾作對,因此也只有集權政府才會嚴格限制人形科技,這還真的帶點諷刺。好了,接下來…

 

正當我想為科學再確認更多地方的時候,我發現芙蕾亞看著我完全的呆了,撫子則在一旁笑得很開心,而剛好因為視線角度而看不清楚的米雅,則表現得很驚恐。

 

就是那麼看我不順眼嗎?好吧,就來捉弄一下妳吧。

 

「怎麼了?」我明知故問。

「變…變態…」米雅又驚又怒的紅著臉。

「妳說甚麼?」我故意地摟了人形小姐過來。

「你─你你你你!」米雅用食指指著我。

「我怎麼了?」我用右手托起人形小姐的下巴,人形小姐則按照程式判斷,表現出一臉陶醉的樣子。「難道妳,很在意愛蓮昨天晚上──」

 

結果我看到米雅很生氣地地揚了揚左手。再下一刻,我就發現自己倒著睡。張開眼睛時,第一眼看到的是往下望的芙蕾亞,而我枕著的東西暖暖的…

 

「阿!」我連忙撐起身。果然,剛才是芙蕾亞的膝枕。

「剛才太輕浮了。」芙蕾亞用正妻的語氣說著。「這個樣子的話,將來怎樣…怎樣教孩子…」

「呀,對不起對不起。」我對著很可愛的芙蕾亞道歉,然後轉向米雅,看到本來的座位坐著撫子。「不好意思,看到你一整個不爽的樣子,才會想逗妳。」

 

「呀…不。」聽到我道歉的米雅好像有點意外。

「剛才我解釋過了。」撫子說。

「嘛,要道歉的是我呢,我誤會了,還出手打了你。」米雅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然後很開朗地說。「想不到你是個連人形也未碰過的處男呢。」

 

撫子一如以往地像小惡魔般笑著,芙蕾亞則是很自豪地微笑點頭,而我很想立即跳車逃跑。

 

「那…那個。」米雅鍥而不舍地追問。「為什麼…為什麼不跟隊長…那個?」

「因為…有喜歡的人吧?」我嘗試盡快回答,盡早結束這個令人尷尬的話題。「而且…就算沒有也好,終有一日,她也會出現的吧?」

 

「那些甚麼『以前的事不准過問,愛她就要原諒她』的想法,我十分討厭。既然這樣的話,就不該應隨波逐流。愛蓮大姐的話…深愛著她的人,終有一日會出現的吧?所以…」

 

說著說著,米雅用有點慌的樣子看我身後,就轉頭過去,原來是剛走過來的愛蓮聽到我的說話,好像受到了點打擊。

 

「呀…就是那樣。」我順道打圓場。「所以說…愛蓮,妳的確很漂亮,身材…也很棒,完全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是,不要讓妳未來的愛人受傷…」

 

在我想說完話前,愛蓮瞬間吻了過來。還要死力地抓緊著我,半分鐘左右才放開。

 

「真是棒的男人,我要定你了。」愛蓮嫵媚地說著。

「妳、妳、妳在幹甚麼!?妳這個偷人老公的接吻狂!!」芙蕾亞又驚又怒地把我抱開。「才不會給妳!」

「甚麼嘛,他已經娶了妳嗎?」

「…遲一點就會的了。」

「那麼我也是有機會的吧。」

「不行!」

「先下手為強。」

「甚麼!?」

 

正當米雅慌著看愛蓮和芙蕾亞在吵時,我看到撫子又帶著溫柔的微笑看著我。

 

那份難以言喻的悲傷,又把我從這個戲鬧中抽離出來。

 

但已經不可以再想了。

 

旅遊巴駛過市內各處,基本上都和二十一世紀的樣子一般,唯一格格不入的就是各種新世代的全息投映。然而今天的任務並不在市內,想參觀的話也只能指望任務結束後。

 

假若一切順利的話。

 

在時速達二百多的現代車上,我們才花了一小時就到了邊緣區。說起來,這麼多年來,也是第一次到達野外──【災害】之地,人類曾經無憂無顧慮、平凡地生活過的地方。一般來說,首都往往都是受保護的重點,像布加勒斯特般,這麼接近野外的情況並不多見。

 

邊緣區的防衛也各有特色。這裡的圍牆用都有五米高,然後在上面是一門又一門的自動機槍和機炮。城門是開放著的,通往龍騎士堡的路就在後面,大約有二十五米寬;兩旁以整排五米高的金屬鐵欄保護著,看上去就像一枝枝插在地上的矛,在路上一直伸延。

 

我們在車內享受著空調和美食,與其他車在集合點待著。下午三時正,除了我們以外,還集合了十二輛越野車和休旅車,及一輛運送商品物資的貨車。而最近城門的就是一輛印著龍騎士徽章,裝著自動機槍的裝甲車。

 

有個長相端正的侍從下了車,拿起揚聲器對我們宣佈:「好的各位,我們現在會與大家一起前往龍騎士堡。請大家將引導系統接到我們那裡,我們會以車隊形式和大家一起前進。雖然路上都有防禦系統,但請大家在中途不要停車或者下車,那樣的話我們可保護不了的。」

 

車隊在龍騎士裝甲車的帶領下,前往龍騎士堡。看著網頁上的資料,龍騎士堡雖然被稱作「城堡」,但實際上更像個要塞似的。以舊布蘭城堡(Bran)為中心,在旁則是軍事設施和商店,佔地約三平方公里。雖然不清楚現時有多少龍騎士在內,但可以估計有約八百個不同階級的侍從,以及五十人左右的民間人士長期在內居住,以支持日常運作及旅遊業。我們特地挑較少人的時間來,目的就是方便工作和減輕影響;但現在想來,這多少都是用來敷衍自己的藉口罷了。

 

差不多半小時的路程上,每五十米左右就有一座連接著通報系統和機砲自動哨塔。在長矛般的鐵牆後面,就是生機盎然的大地。一眼看過去,除了植物以外就沒有其他生物,還有不少荒廢了的民宅和建築物,很難想像到這些地方可以有多危險。

 

「有看到甚麼特別的【災害】嗎?看上去就只是很一般的廢墟。」我問道。

「有的。雖然不多,但裡面偶爾會有一兩只【死催戈】。可能是人形,可能是動物的。」安那托利說著。.

「撫子?」我問。

「現在車速很快,我可看不到,也看不穿建築物。」撫子攤一攤手。

我轉眼看著賈斯汀,而他正在抱著人形玩,算了,反正任務也不是收復失地。

 

我們不久就來到龍騎士堡,外觀像駐紮地多於一切的地方。二十世紀的現代風格建築(Art Moderne)可以說是受到衰退潮啟發的,簡單的線條訴說著著1930年代的艱辛。這個歷史不到40年的領地,外圍就是10米高闊,用傳統的鋼筋混凝土造成的牆壁。在每20米左右的圍牆就有一個小塔,裡面都是一路上看到的自動機砲。實用主義下的軍事設計,除了在一些地方掛上了旗幟以外,就沒有其他裝飾。

 

但是,進了去以後,整個景色就像二十一世紀的羅馬尼亞一般,假若不是那些礙眼的護牆,這看上去就只是一個平凡的村莊,四周都是二十一世紀風格的民房,正中心就是中古風的布蘭城堡。

 

「好的各位,歡迎大家來到龍騎士堡,羅馬尼亞討伐【死催戈】──龍騎士團的總部。我是你們的嚮導,約翰(Ion)。」剛才在帶領我們的侍從說。「接下來我們會參觀城堡,請大家跟著我。」

 

我們一行人就如其他遊客,跟著領隊約翰走了整個布蘭城堡。本來的計劃,是找到接入點進行入侵,但沒想到的是,布蘭城堡作為龍騎士的總部,在一般地方都只做了最低限度的現代化,我們甚至找不到有無線網絡。而禁止進入的區域,則佈滿了監視器和守衛,無法輕易進入。就算跳針小隊有潛入裝備也好,還是有太多的人在。為了謹慎起見,我們只靠人形們進行了多角度攝影測量,然後在確定安全而隱蔽之處放下探測儀,讓後來的戰術人機隊可以有多點實地資訊。參觀完後,還只是下四時半不到,而我們計劃與其他旅客一同在六時與侍從約翰離開,所以就到了民營商業區消磨時間,結果就在酒館坐了下來。酒館內主要都是旅客,平民和休班的侍從等。

 

「看來今天的參觀就只是這樣了。」萊大哥謹慎地談話。「既然來到,就吃點東西,然後女生們逛逛街,我們就回去了。」

「安…先生。」我跟安那托利說。「你記得有任何…值得細看的地方嗎?」

「始終很久,所有東西都很不一樣了。」安那托利看上去沒有甚麼心情似的。說到底,他會幫助我們的原因,多少都是凱特琳大姐慫恿,可以幫他找回女兒。但我們知道,這都是客套話。對凱特琳大姐來說,這只是開展談判的籌碼,就算最後不能成功,我們都已經完成任務,安那托利就算想追索,凱特琳大姐只要不理會便可。

 

就在想著可以怎樣幫助安那托利時,我注意到在吧檯旁的收銀機,霎時靈機一觸,就走了去跳針小隊旁。愛蓮有點緊張,米雅有點開心,月則在傻笑,而安德則在發呆;我就自在地在安德身旁坐下。在安德反應過來前,我很小聲地對她說:「安德,盒子,收銀機?」

 

安德首先因為我突然走得很近,所以有點害羞,不知所措。聽到我的說話後幾秒,才突然驚覺到我的意思,就對我認真地點了點頭:「可以試。」

 

「好的。」我不尋常地用單手摟了摟安德的肩膀,跳針小隊除了月沒有在意外,其餘兩人都注視著安德的眼睛。憑著眼神交流,大約明白了計劃。我這個動作,很自然地吸引到芙蕾亞和撫子的目光。撫子應該是讀到了我的嘴唇,就用一慣的笑容來回答,而芙蕾亞的表情告訴我,她大約懷疑了我在性騷擾安德十秒,才意識到有甚麼事情在發生。

 

我走過去被人形們圍著的賈斯汀,特意地把一位人形小姐擠開,再摟住賈斯汀的肩膀,小聲說:「收銀機,接入點,聯機?」賈斯汀則是目無表情地,用很微小的動作點了點頭。然後,我走到了撫子旁,在她耳邊說:「順道找到安那托利女兒。」

 

這時,隊中其他人都約略知我有動作,就繼續照樣子吃東西談話。假若我們有早一點在隊內擬好更多對策,又定立了暗號語言的話,現在就可以更隨意地溝通,這都是沒有想到的。安德,月和米雅三人組走到了吧檯坐下,跟沒有防備的酒保小姐談話;月和米雅就問這問那,而安德則用手機進行侵入,而在合適的時機又用手機給酒保小姐看照片作掩護。

 

撫子一開始還在繼續談話,不久後就開始減少動作沉靜下來,後來直接靠在芙蕾亞肩上閉眼睡。比起往常只需數秒不到半分鐘的情況,看來這次還是頗困難的。這段時間過得很慢,每有人進來出去,我都在怕是要來找我們的。撫子在有著賈斯汀和十多位人形小姐的輔助下,用了十分鐘才成功破解。之後,跳針三人組亦向酒保小姐點了些低酒精的調酒完場。

 

撫子張開眼後,有點辛苦地點了點頭,然後靠著座位休息著。芙蕾亞遞上了水給她,而我就走到她身旁。在喝了幾口水以後,她在我的耳邊小聲說:「成功了。」撫子看上去很累的樣子,我也就沒有特別再追問。在十五分鐘後,跳針三人組喝完調酒我們就離開了酒館。很意外地,撫子沒有站起來,表現得有點痛苦。

 

我示意大家不要在意,繼續行動。我就背著撫子走回了旅遊巴,芙蕾亞和賈斯汀則伴著我們。上了車後,我立即把撫子放到了沙發上,讓她躺著。

 

「酒館的系統沒有跟主系統直接相連,結果用了很暴力的方法。」撫子張開了眼睛。「想不到有十多個人形作聯機也要過載(overdrive)才勉強成功。」

「撫子很厲害,我本來就知道第三代人形的電子化很強,但我的系統根本無法相比。」賈斯汀說。「但是,第三代人形無法隨意更換零件,過載這類事還是少做為妙。」

「那個,賈斯汀…過載完就會這個樣子嗎?撫子會恢復嗎?」我很緊張地問。

「說真的,雖然規模和範疇不一樣,但除了累一點以外,也沒有別的。」賈斯汀思考著。「手頭上沒有儀器,回到破曉神時就檢查一下吧。」

 

撫子聽賈斯汀說著,表現出不安的表情,令我和芙蕾亞更加擔心。眼看著平日總在作弄我的撫子,現在原因不明地躺在我前面,這個感覺相當不好。但現在除了等待時間,盡快回到破曉神以外,就沒有甚麼事可以做了。

 

撫子是不是人──並不是問題。就像平日在身旁的一只水杯,若有天遭到意外而缺了一角,心裡也不會舒服。但是,人總要到了離別的一刻,才會打從心底地感到懷緬之情。現在的我,感受更是深刻。看著一樣束手無策的芙蕾亞,我察覺到一份奇異的溫暖;原來在我的身旁,芙蕾亞也一同樣掛念著撫子。忽然想到,芙蕾亞到底是怎樣看撫子的呢?

 

結果大家比預料早回來,紛紛前來查看撫子的情況。跳針小隊因此才得知撫子是人形,引起了點小騷動;的確,凱特琳大姐說別人看不出,也就真的看不出。二代人形也很難分別了,何況是三代。

 

到了六時整,我們和其他旅客,及些一些不過夜的平民商人,整齊地排列好車隊,準備離開。依然是長得一臉端正的侍從約翰給我們作領隊。這麼久以來,他真的是我們接觸過最端正的侍從。也許,不論是怎樣腐敗的地方,裡面依然有純真而堅強的人在嘗試著。

 

發車的一刻,我鬆了一口氣;這麼多次行動,首次順利的達到目的,還得到了安那托利先生女兒──馬麗卡娜(Maricara)的資料。只要無事發生,根據同樣的車速,我們應該只要二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回到城區,在午夜前駛到公海──

 

「砰!」

 

一個清脆的爆炸聲從空中而來,巴士立即失去了動力,安全裝置立即啟動,整個車箱立即充滿了吸震海綿。車子突然停了下來,我整個身飛了出去,雖然被吸震海綿攔截住了,但是在降落時依然撞到了在地上。

 

「大家點名!我是萊,安全!」

「凱特琳,安全!」

「…」

「天一,安全!」

就在我努力地起身,想去看撫子怎樣時,就聽到她的聲音:「撫子,安全!」

 

撫子因為剛才放鬆躺著,所以在煞車被拋起時,就順著勢撞到吸震海綿上,反而沒有甚麼事。撫子看到我安心的樣子,首先是羞澀地轉一轉頭,然後就說:「詳細以後再談,剛才我的系統被強制重啟了,那個爆炸,應該是電磁波炸彈。」

 

我立即轉頭,看看人形小姐們。她們看來還未重啟完畢,正在進行系統恢復程序。我轉眼看出去,看到其他車輛的狀況。我們的豪華旅遊巴因為結構完善,基本上除了電子系統報廢外,都沒有甚麼事,而其他車輛,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一路上的電燈和自動哨塔都報廢了。

 

「這些都是裝備了對電磁波系統的高級人形。」賈斯汀抱著頭說著。「但是除此以外,這個炸彈應該調較了特定頻率,不然就算有防護的話,也不會百份百安全。我們應該立即檢查裝備。」

 

「大家,立即穿上裝備!」萊大哥下令。

 

由於行李是在車廂外,馬特首先用了些蠻力打開了車門和車庫門。幸好,我們的裝備都好好的,沒出甚麼問題。給人形小姐用的火藥槍械更是平安沒事。

 

「那班白痴,沒想到會誤傷我們的嗎?」凱特琳大姐抱怨著,熟練地打開了行李箱。

「這個炸彈,差不多可以肯定是聯合企業的出品了吧?」馬特一面穿上外置骨骼,一面說著。

「就這樣看來,一定是。」賈斯汀控制著人形小姐們,把CZ 806和Gepard GM6穿戴在身。

「應該就是來自戰術人機隊的吧?」愛蓮穿上全套裝甲,以及那大的誇張的76mm電磁砲。現在除了跳針小隊穿著輕形裝甲以外,其他人都只是穿著最基本的外置骨骼而已。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就在我們穿上裝備時,龍騎士堡方向傳來了多次爆炸聲和火光,地下甚至在震動。應該是戰術人機隊的後續攻擊吧?

 

「你們!你們是甚麼人!?」我轉頭過去,看到侍從約翰拿著手槍,指著我們。

 

說時遲那時快,米雅從黑暗閃現,把約翰的手槍踢走,然後順勢把他拿下。被按住的約翰依然在掙扎,在一旁的愛蓮就抽出了一枝舊世代的S&W Model 629左輪,指著約翰的頭說:「Boy,我在這個距離是可以射中蒼蠅的。你覺得會走幸運嗎?」

 

約翰這才乖乖就擒。在裝備好後,我們立即分頭去查看附近的傷者,並進行急救。可幸的是,在五十多人中只有三份一人受了輕傷,其中只有八人傷到腿不能獨自走動,可幸沒有人有生命危險。

 

龍騎士堡方的槍砲聲繼續響起,我們也加緊作業速度。就在我們差不多包紮好傷者時,突然發現附近有些不尋常的動靜。

 

「不要用照燈!」安那托利壓下聲音。「是【它們】,【它們】來了。」

 

我開啟了夜視模式,看見在百多米外有些稀疏的身影,緩慢地移動著。

 

「快點,把傷者背起,會開槍的人,快點來這裡拿槍和彈藥!聽我的指令,不到緊急關頭也不要開槍!」安那托利指示著其他平民。

 

有差不多一半的人都站著發抖,不會反應。其中有三個年輕的男生,拿到了步槍就立即跑向城市方向,把受了傷的四個女同伴留了下來。他們跑了約二百米左右,因為看不見路,就打開電燈亂照,把周圍的【死催戈】吸引了過去。

 

「笨蛋。鐵箱護住了裝備,但護不了愚蠢的傢伙。」安那托利細聲說。「我們只要不亂作聲,用最少的光,就可以避過那些傢伙了。」

 

「萊大哥,我們要去那裡?」馬特用戰術系統探測著。

「…回去龍騎士堡吧。」萊大哥想了一想。「就算我們全副裝備,也不可能徒步走三十多公里回城市的。」

「龍騎士堡,不是在交戰嗎?」我問。

「這裡距離5公里左右,我們走到時,應該也結束了。」愛蓮嘆了口氣。

「走吧。」凱特琳大姐把子彈上膛。

 

我向撫子和芙蕾亞點了點頭後,就開始了艱辛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