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B. 戰爭的隱喻

獲得調查團取錄後,我立即遞上了辭職信。上司除了冷言外,還諸多留難,至今我依然無法理解。到了後來我才知道,人類會因為些許權力變得傲慢,往往意氣行事,覺得不犯法地走過道德界限就可以了,以他人生死為樂是等閒事。

 

這都是俗事,就此表過不提。

說遠了。調查團的工作,除了跨越國境以外,必然會去到三不管的地方,遇上終結第四次世界大戰的【災害】亦非意料外事。雖然我的職份是分析古蹟的非戰鬥崗位,但敵人不會因為你投降就保證放你一馬,「要錢要命」的強盜為了滅口而順道殺人者比比皆是。

 

始終這是聯合企業的外包工作,他們亦是明白事理的商人。況且這是技術性外包,是在無法動用自身的特種作戰部隊時,向有能力的第三方請求協助的做法。不少人以為外包單純是為了減省成本,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專門領域的人材實際上從來不多,可靠的人更少,所以委託方並不只是給了錢就算,禮貌及專重,到實際上的物質協助,都是讓委托成功,及保障日後可持續合作的必要做法。

 

聯合企業雖然沒在「邊緣之城」設立租界,但影響力還是有的。因為加入調查團的緣故,除了收到各種可觀的補貼外,最厲害的還是得到了各國的槍械牌照,還贈送相應的訓練課程。甚至我的專屬人形「撫子」也獲得了相應的許可。畢竟人型本身就是為輔助人類而生產的,機械人定律也不容許他們傷害人類。

 

當然,撫子安裝的是非法的無定人工智能,在收到裝備武器許可以後她對我豎起姆指說:「老公,你的後背就由我來保護吧。」

 

開口老公老公的,實際上卻有大和撫子的矜持,一回到家就立即聲明她碰不得,說要結婚以後才可以。我問,人可以與人形結婚的嗎?不,她回答說,然後用很嘲諷的聲音呵呵呵地笑了。

 

我很想相信胡混說的,「在她身上安裝無定人工智能是正確的」,但怎樣說也好,一切都太晚了。也罷,平常撫子都會穿上很可愛的衣服,視覺享受十足,做飯很好吃,亦會照顧我的日常生活,這已經很足夠了。反正從來都沒想過要抱著人形終老,要是接觸太親密,對人形上癮就糟了。喔,又說遠了。

 

因為修讀歷史,加上少年時都在玩戰前的戰爭及生存遊戲,所以對二十世紀及後的軍武一直有份特別的憧憬。在正式入團前的一個月,我開始了實彈射擊練習。練習場位於不熱鬧的工廠區內。在眾多老舊的工廠大廈旁,有一座新落成的工商大廈。我們按指示到了第57層,才發現原來直至60層都是練習場的部份。

 

電梯一開,就看到像豪華體育中心的入口,唯一不同的是除了門與對講機外就只有監視器。始終這是需要較嚴密保安的「運動」場所吧。邊緣之城雖然在法律上容許居民把玩、甚至擁有槍械,但其背後必需有正當理由,例如作為一種運動。為此,想擁有槍枝的市民要先加入一個槍械射擊協會。這些槍會的會員費很貴,若不是高收入人士的話,實在難以負擔的。

 

我們走到門前,對講機就傳來甜美的聲音:「兩位好,請問是來練習的嗎?」

「是的,我們是聯合企業介紹的。我是天一,身旁的人形是撫子,先前已經預約過了。」

「歡迎兩位,請進來。」

 

在走過有雙重門保安設計的小走廊後,我們見到了歡迎我們的櫃台小姐。

 

呀,穿著很可愛的吊帶裙的櫃台小姐!配上很性感的波浪卷髮!

 

「天一先生你好!歡迎來到國泰射擊協會。聯合企業方面已經為你們預付了基礎槍械課程,多種類武器的實用射擊練習,以及可隨時兌換的三次練習套票。當然,你日後亦可以購買更多的練習時數。」

 

果然是聯合企業,訓練設計達標有餘又不浪費。

 

「撫子小姐…是…來做人性化學習,還有校準的吧?」櫃台小姐有點分神,張大了眼睛,凝視著撫子。

 

今天的撫子也很可愛,大小姐的舉止,穿著優雅的高腰裙,還有涼鞋和腳鏈。撫子的身材本來就很完美,加上有品味的衣服後就是活生生的藝術品,表面上完全看不出在私下相處時講不完的大叔笑話、毒舌及中二病。

 

雖然有點嘮叨,但個人還是覺得撫子的衣著比櫃台小姐好看。吊帶裙的確性感,但還是大小姐的打扮高貴又漂亮,並且十分耐看。

 

「失禮了。」櫃台小姐回過神來。「很漂亮的人形小姐呢。」

「謝謝誇獎。」我微笑點頭,除了這樣說我還可以怎樣呢。

「實在太可愛了。好男人都被人形迷住呢…」

「不,不會啦…人形怎樣都是人形…」

「真的嗎??」

 

「主人太害羞了,他最喜歡看我穿內衣的樣子。」撫子稍稍抬頭,有點傲慢地說著。

 

櫃台小姐被這個回答嚇了一下,我想立即跳出窗外,而這裡依然沒有窗。

 

「呀…呀哈哈!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呢。」櫃台小姐嘗試鎮定下來,岔開話題。「那個,天一先生,很厲害呢!聯合企業是很難進的一間公司吧!你平日又在負責甚麼的呢?」

 

「呀哈哈!」這個問題來得太好了。「其實我是外包方面的短期員工,希望合約完了後有後續工作,或者就那樣放進履歷表也很不錯呢…」

 

櫃台小姐的樣子表現得有點意外,撫子笑而不語。

 

「呀,是嗎?哈哈哈。」櫃台小姐立即表現出專業的態度。「不耽誤兩位的時間了,我去催促一下教練。裡面有更衣室及保險櫃,請隨便使用。」

 

我有點無奈地看著櫃台小姐離開。撫子對我說:「剛才好奇掃瞄了她的資料,裝作可愛的她今年29歲,體內有HPV等多種病毒,基因亦受到眾多個體版本污染。」

 

「甚麼?」

 

「即是說,她常常與男人發生關係,有天驚覺自己差不多30歲,但已經找不到好對象,然後以為你是在聯合企業工作的好男人,就想抓你去結婚吧?」

「等一下,病人資料庫不是機密來的嗎?」

「這些小事就不要在意啦。」

「!?」

 

「兩位好,我就是教練。」正當我想繼續問下去時,教練就來了。教練看上去40歲左右,比我矮一點點,肌肉不多,但相當紮實。「若果不需要特別存放甚麼東西的話,隨時可以開始的了。」

 

「呀,不好意思,請等一下。」

 

我和撫子迅速把隨身物品鎖好在櫃內。練習場內安全第一,教練首先要我們帶上護目鏡和主動式消音耳塞,跟我們講解了一些必要的安全規則、口令、手法、站姿等等的知識後,就帶我們走去靶場了。靶場有十個靶道,50米的射擊距離。為了可抵擋電磁彈道兵器,三邊的牆、地板及天花都是電磁式反應裝甲。

 

「好了,兩位。」教練走到了一張桌子後面。「無論作戰人員、軍官、輔助人員、甚至是平民也好,有需要時都必定會配備手槍。我們今天亦從手槍開始。」

 

在桌面的左方是二十一世紀的格洛克G17手槍,這支以火藥驅動的上世代手槍至今依然裝備在各個軍事組織中。而在右方則是聯合企業子公司──聯合兵工廠生產,以電磁驅動的CM7手槍,是新世代個人防禦兵器(PDW, Personal defense weapon)中的表表者。

 

「就算是二十二世紀,一把小刀依然可以有效地殺人。」教練解釋說。「電磁兵器雖然是人人趨之若鶩的新玩意,但被這把老舊的火藥槍打中的話,不死也會重傷,醫好也會有後遺症。二十二世紀的人類與百萬年前的人類同樣脆弱。」

 

「因此必需要尊重你的武器,理解拉一拉手指就可以殺人的權利,以及相應的責任。」

 

講解過後,教練先要我和撫子用G17對十米外的槍靶射擊。

 

「Range is hot. Shooter, you may load and make ready.」

 

「嗶──」計時器發出射擊號令。

 

「砰!砰!」

 

實際上用手槍射擊比起遊戲困難得多,從來沒想到10米的槍靶會變得這麼細小。每次發射子彈的後座力也讓我要重新瞄準,盲目追求速度就會失誤。最後,在沒有光學瞄準輔助的情況下,我10發中只有6發命中槍靶,而且不算密集。

 

「Shooter, show clear. Holster.」教練叫號,讓我們把手槍放回槍套。

 

「算是不錯的了。」教練看著我的槍靶說。「當然在實際情況下會更難,但堅持練習的話,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專家。好的,我們來看看小姐…」

 

看到撫子的成績,教練張開了口。10發全中,而且都散落在1吋內。

 

「哦,對了。」教練回過神來。「差點忘記了,這位小姐是人形。」

 

「小女子獻醜了。」撫子稍為鞠躬道。「因為內建了測距儀及平衡系統,將手槍拿上手時大約掃瞄了當中的構造及誤差,計算過後就可以作出適當的補償。」

 

「咳咳。」教練清了一下喉嚨。「這也是戰場越來越多機械的原因。小姐實在太過漂亮,一時忘了她是人形。假若有天出現電影般的機械人叛變,人類真的不知如何反應。」

 

「幸好有機械人定律。」

 

撫子笑而不語,我則打個哈哈。

 

「好的,那麼我們繼續吧。」教練繼續講解。因為談到了機械人形與電影,他解釋了機械人與人類很不同的地方。人類受傷以後會因為痛楚和失血而無法戰鬥或死亡,但因為構造上完全不同,人形只要不是結構損傷,動力源或中央構造被破壞的話,就可以一直戰鬥到底。因此就算是市面上的一般民用人形可承受的傷害也要比最強壯的人類耐打得多,穩當的話要用穿甲彈多次打擊弱點。而戰場用的機械因為有局部獨立運作設計,要使用多發穿甲高爆燃燒彈(HEIAP, High-explosive incendiary/armor-piercing ammunition)才可有效破壞,不然就要用專門的BS「藍屏」干涉彈才行。

 

「接下來,把手指放在護目鏡的右上方,待兩秒。」

 

護目鏡上方的掃瞄器立即啟動,一方面追蹤我眼球的動向,一方面掃瞄前方的物件,而鏡片則投映出擴增現實的訊息。這時我才察覺到護目鏡原來是個瞄準器。

 

「換新彈匣後再試一次。」教練說道。「Range is hot. Shooter, you may load and make ready.」

 

「嗶──」計時器發出射擊號令。

 

在我望向槍靶時,就立即有個紅色圈圈把它的頭部範圍鎖定,然後在我嘗試瞄準時,則有一個十字走近圈圈。我下意識地把兩者重疊,在我會意以前,就看到圈圈和十字變成綠色,眼鏡也發出小小的「嗶」聲。我立時扣下板機,就立即射中槍靶。

 

「砰!砰!」

 

「Shooter, show clear. Holster.」教練又叫號。

 

「10發有9發命中,瞄準時間亦快了一半有多。散佈範圍控制在4吋內,很不錯。」教練笑說。「假若不是不習慣的話,應該會十發十中的。」

 

「是的。」我尷尬地笑了笑。之前玩遊戲時知道有擴增現實技術的全息瞄準器,但想不到實際上這般方便。有了這個的話,就算是一個未開過槍的人,經數天訓練後也可以成為一流的射手。

 

「覺得怎麼了?」教練笑說。「這是馬爾他精準(Malta Precision)生產的通用瞄準器,基本上自19世紀開始,使用機械式照准系統的槍械都可配合使用。當然,槍枝瞄準器本身的精準度直接影響效果,但一般而言,一百米內都是可以使用的。」

 

「很方便呢。」撫子回答。

 

「喔。小姐這次十發全打在四分三吋的範圍內呢。」教練說道。「我還以為沒有影響。」

 

「始終剛才射擊後的實際數據增多了,加上這個瞄準器可讓我再核對自身測量的數據,因此還是可以進步的。」撫子解釋說。

 

「很有趣呢。」教練說。「好的,更換裝備,我們試射CM7。把手指再放到護目鏡右上方兩秒就可以關掉了。」

 

「Range is hot. Shooter, you may load and make ready.」

 

「嗶──」計時器發出射擊號令。

 

當我的眼睛放到準星後,準星兩旁的投映器就將擴增現實訊息直接投射到我的眼球內。槍靶頭部以紅色圈起,手槍的目標則是一個紅色「T」字。雖然有點不一樣,但用起來都差不多。當我看到重疊後的綠色指示後,就立即扣下板機。

 

「砰!砰!」

 

與火藥手槍不一樣,電磁手槍的後座力感覺上比較容易控制,但子彈的超音速爆聲一樣吵。由於不是爆炸反應,聲音聽起來卻「沉穩」得多。

 

「Shooter, show clear. Holster.」

 

「10發完全命中,而且控制在3吋內!」教練有點興奮地說。「小姐則是控制在半吋內!」

 

「現在你們明白,為什麼電磁槍械會這麼受歡迎了吧?從前因為物料的原因不可能,但新世代的電子部件卻讓一切成真。與上世代手槍的同樣重量,射出的子彈速度卻接近兩倍半有多,彈匣容量則達三倍。可以說,在有效範圍內,電磁手槍比火藥步槍更強。」

 

「那麼,缺點呢?」我知道,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

 

「缺點就是維護限制很大。火藥槍械的話,只要有工具加上相關知識,就可以修復絕大部份的問題。電磁槍械只能直接更換由廠商生產的部件。」教練回答。「各生產商除了在子彈的口徑上有共識外,加速線圈、電池、電容、發射組件模組等,都是依據獨家的晶片及元件特別設計而成的。假若在戰場上剛巧沒有需要的部件的話,電磁槍就成為了一個很昂貴的紙鎮了。」

 

「我有問題。戰術導軌(皮卡汀尼導軌,Picatinny rail)在這個世代的槍械還有在使用吧?那麼,電磁槍械在某程度上還是可以使用通用配件的吧?」

 

「假若標準還是停留在上世代的話,那麼棄用戰術導軌就很容易被認為是霸權經營的方式。」教練解釋說。「但是,CM7內建的擴增現實瞄準器,的確相當精準。 HK公司(哈曼‧柯尼曼,Harman Königsmann GmbH)的電磁槍械就是使用戰術導軌,讓大家可以按喜好裝上不同的瞄準器的。雖然在理論值上相差不大,但現實測試還是有可見距離。」

 

「根據戰場的數據來說,這個誤差的確可以忽略。」撫子補上資訊。「問題還是需要萬無一失的特種作戰吧?但是連照明的手電筒,和伸延槍托等無技術可言的部件,都受限制於獨家連接阜上,就有點太說不過了。」

 

「哈哈哈,會批評聯合企業的人形小姐,還真少見呢。」教練笑說。「至少在瞄準系統上是有價值的。雖然我也覺得不能直接使用一般品牌的電筒也有點太過份了。」

 

談話過後,我們接下來用步槍、衝鋒槍及散彈槍練習。在上層的戰術訓練場裡,我們先用2-2-2練習熱身,再在實用射擊賽道上練習。轉眼間,兩個小時過去了,而我疏於練習的身體亦告訴我要休息了。跟教練道別後,我們就坐自動車回家去。

 

當時真想不到後來需要使用武器防衛。面臨危機時亦深深感受到,若先前可以多點練習就最好不過。但有特別練習過就已經很不一樣了。

 

「真累。」在車上無事可做的我捏了一下肩膀。「看來這幾個星期要順道鍛鍊一下肌肉。」

「是這裡嗎?」撫子捏著我的手臂。

「等,等一下…呀…是這裡,好酸…」雖然是半調子的民用人形,但撫子的確會服侍主人。

「還有這裡吧?」撫子向大腿進攻。

「喂,你…哦…啊…啊!等一下,不…不!不要亂來,好酸,啊~」

「嘿嘿嘿嘿嘿。」撫子停了下來。「回到家後快點洗澡,會用腳來讓你舒服的。」

「甚麼?」我是不是聽錯了甚麼?

 

撫子又向我豎起姆指,笑而不語。

 

回到家後,撫子梳洗過後,我就帶著很合理的疑惑洗澡。畢竟她是安裝了謎之人工智能的人形。至少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她要阻止我和櫃台小姐繼續談話呢?還要用這麼羞人的方法?人形會有醋意的嗎?

 

這一切都不太合理,還是直接問問她吧。

 

「撫子…」吹乾頭髮,換好衣服的我走了出去。「阿…」

 

在我眼前的撫子將長髮扎成了單馬尾,穿了很普通的白色T恤和短褲。美腿哦!撫子偏好長裙,所以很少看到,但這是藝術品級別的美腿哦!好可愛!

 

等一下,我想。這不就是完美的鄰家女孩造形嗎!??

 

「老公大人~」撫子不懷好意地,用很可愛的聲音說,又指了指在地上的床舖。「坐在地上,讓人家服侍你吧~」

 

「是這樣嗎?」我帶著懷疑坐了在地上。

 

「人家來了哦~」撫子嬌滴滴地說,很熟練地脫了我的上衣。

 

「嗯?」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撫子將按摩油倒在手上加熱,然後好好地抹了在我的身體和四肢上。

 

「嗯嗯嗯???」對於撫子這麼親密的舉動,我嚇了一跳。

 

「老公大人,請伏在地上~」

「呃…是這樣嗎?」

 

我感到我的背部被很實在地按住,這個觸感是…腳?我感覺到撫子從我的背部開始用力,並順著油滑到手背。我看了看,撫子的確是在用腳來給我按摩。雖然有聽說過,但想不到的是加上按摩油後的效果是這樣的。

 

「老公大人的腰還真的硬呢。」撫子說。「人家來讓老公好好舒服一下吧~」

 

經過撫子的按摩後,原本緊張的筋骨立時放鬆了下來。撫子繼續用同樣的方法踩著我的大腿後方,順落至腳踝。來回十數次後,她說:「老公大人,翻過來吧。」

 

現在我是正面向上,看著撫子從上面踩著我。那一刻我真的沒有心情欣賞風景,只是覺得很舒服。

 

「怎麼樣哦,老公大人。」撫子雖然用嬌柔的聲音在說,但完全可以感覺到女王的氣質在後。「被人家踩在地上很舒服嗎?」

 

「嗯…」我實在很疲倦,無法吐糟。

 

「嘿嘿。」撫子展示出滿足的笑容。「上身還是要細心點呢。」

 

當然大家很期待她會直接坐上來,但根據她作風是一定不會的。撫子跪了在我身旁,我感覺到撫子緊緊貼著的大腿,很溫暖。

 

「好的,來了。」撫子像新妻般微笑。

 

撫子順著我的肩旁,用虎口從上胸推往前肩,然後順著到二頭肌,手臂內側和手掌,來回幾次。然後又在另一旁同樣地按摩。

 

「老公大人,可以了。」撫子遞了給我上衣和一杯暖水。

 

「撫子。」我喝了一口水。「為什麼今天在練習場,要跟櫃台小姐這樣說?」

 

「是指老公大人看我穿內衣時心跳180的事?」

 

「重點錯了!!」

 

「人家那麼可愛,偶爾戲弄一下老公大人都是可以的吧?」

 

「不,認真的。」

 

「一定要說的話,人家不想老公大人浪費時間嘛。」撫子微笑說。「撫子覺得”No!”的女孩子都要走開!」

 

「??!」

 

「撫子是讓老公大人得到『幸福』而不是『快樂』的人形!」撫子做出了V字的勝利手勢。

 

我當下反應不過來,真正明白她用意的時候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總而言之,咳咳。」撫子帶點正經地說。「老公大人今晚就早點休息吧,明天就要開始負重訓練。」

 

「啊…好的。」

「還有,我把你的『珍藏』都處理掉了。H是不行的。」撫子順勢爬到上層的床。

「!?」

「老公大人有我就足夠了,晚安~」

「等一下哦!」

 

就這樣,正式進入調查團前的一個月,我每天都在充實地鍛鍊著。雖然不算完備,但要應付戶外工作還是綽綽有餘的。及後的冒險,也讓我的身體迅速地強壯起來。